当前位置:语录君 励志语录内容页

肉肉描写很细致的黄文 公车小说林蔓蔓

2021-09-14 20:45:22 励志语录 访问手机版

杨红星说完,余光瞥见对面岸边已站了人,她立即笑容一收,指着梁择奂愤怒的骂道:“你这人怎么这么歹毒?!我都说了我不认识你了,你怎么就听不懂呢!”

“弘骁媳妇,怎么回事?”对面有人问。

“这个人刚刚拦着我们的路,还差点把弘民扔河里去。”杨红星指着梁择奂,高声回应道,“我都说了不认识他,他偏不让开,这人是不是有毛病啊?”

对面有人哄笑起来。

“……”梁择奂想解释又不知道怎么说,不由涨红了脸,他油光光的头发泡了水,滴落下来的水,在衬衫上留下一绺一绺墨色,阳光照耀下,他头发间的银丝特别的显眼。

“咦?以前怎么没发现梁老师少年白头?”

对面的人见水才到梁择奂的腰间,确定不会闹出人命,都松了口气,有人还开起了玩笑,有说少年白头是上辈传下来的,也有说是身子太虚什么的,说着说着,免不了就开始了荤腔。

梁择奂一张脸白了又红,红了又白,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有人伸援手,只好自己狗刨式的游到河边,试着想爬上岸。

杨红星还站在岸边。

梁择奂抬头看了杨红星一眼,眼中的怨毒如有实质,嘴上却依旧温柔小意的喊:“红星……”

“红星你妹啊,红星是你能叫的吗?”杨红星恶心极了,举着大篮子往梁择奂头上砸去,扬声骂道,“哪来的神经病,欺我记不住事想占我便宜是吧?打不死你!”

藤编的篮子打不坏人,但扎在脸上还是很痛,梁择奂挨了两下,吓得了松手,又跌回了河里。

“我警告你,再毁我名声,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杨红星打完,将篮子往肩上一扛,起身俯视着水里的梁择奂,霸气宣告,“顾弘骁可是军官,你往我头上泼脏水,就是想毁他的前程,哼!你问问乡亲们答不答应。”

对面的玩笑突然静了下来。

梁择奂心里咯噔了一下。

他当然知道,青偃生产大队出了个顾弘骁,社员们有多自豪,也正因为这个,杨红星天天往外跑、天天闹妖,他们哪怕心里再看不上她,却还是对她百般忍让,每次把人逮回来也只是好好的送家去,除此,再没有别的处罚。

“梁青知,这个点你不在学堂,跑这儿来做什么?”就在这时,赵美丽拿着一把铲子匆匆过了吊桥,经过杨红星,她飞快的瞟了一眼,直奔梁择奂的位置,把铲子伸了出去,“抓住了,我拉你上来。”

“谢谢。”梁择奂目露欣喜,伸手抓住了铲子。

杨红星看了两人一眼,撇了撇嘴角,拉着顾弘民离开。

顾弘民边走,边频频回头。

“推人下河可不是什么好事,你别学啊。”杨红星松开了顾弘民的手,后知后觉自己做得过了。

惩恶这种事,她做就做了,可顾弘民才五岁,可千万别跟她学歪了。

“我又不是小孩子。”顾弘民老气横秋的撇嘴,说完,忍不住偷偷看了杨红星一眼。

“那梁择奂多大了?做什么的?”杨红星睨了顾弘民一眼,假装没看到他的小动作,用闲聊的口气问道。

“不知道,大家说他们是什么青知,沪城来的,来两年多了,他读的书最多,大队长就让他在队上学堂当老师。”

顾弘民说完,又瞥了杨红星一眼,补了一句。

“你之前跟他出过村,半路被大伙儿给拦回来了,有些人讲的话就很难听,妈很生气,跑去骂了那些人一顿,才没人再说的,你离他远点儿。”

“哦。”杨红星点点头,又问,“都说了什么难听话?”

“我又不是八婆,才不学这个。”顾弘民说着,又用眼睛余光瞟了瞟杨红星。

“干嘛这么看我?”杨红星不客气的抬手弹了一下顾弘民的脑门,“想看就光明正大的看,这样偷偷摸摸、贼眉鼠眼的,多难看。”

“我说了,我是你小叔子,你这样动手动脚是不对的!”顾弘民捂着脑门,涨红着脸瞪着杨红星。

“小叔子,你说错了,我没动脚。”杨红星哈哈大笑,再次弹了一下。
肉肉描写很细致的黄文 公车小说林蔓蔓

“不许弹!”顾弘民气得直跺脚。

“就弹。”杨红星出手如电的又弹了一个,“不服?憋着!谁让你小呢。”

“哼,等二哥回来,我让他帮我弹回来!”顾弘民气呼呼的宣告,小脸倒是红润了不少。

“谁怕谁。”杨红星笑笑,想到即将归来的“丈夫”,停止了逗弄顾弘民。

顾弘民再看杨红星一眼,以为自己吓住了她,得意的抬了抬小下巴,跑在了前头。

路上没遇到什么人,到了山脚,人就多了起来。

山脚下,五六个孩子正打赤脚站在浅水沟里,背对背的摸着淤泥,偶尔摸到一条小泥鳅,就引得上面拿竹篓的弟弟妹妹一阵欢呼。

山路上,大孩带小孩,或牵或背,三三两两的结伴找野菜、摘野果、搂松毛,偶尔有几个调皮的孩子拿着吃过的果核和小伙伴打闹一番。

纯真的笑容灿烂如花,配上这原汁原味的乡间野趣,瞬间就治愈了杨红星微微烦躁的心。

她高兴的催着顾弘民快些上山,准备大干一场,结果,她很快就悲催的发现,她高兴得太早了。

“这个不行的,太老了。”

“这个是草,不是野菜!”

“这个不是吃叶子,得挖根!”

顾弘民嫌弃的声音一次次响起,大大的打击了杨红星。

这里的野菜,跟她采风时见识过的野菜完全不一样!

“你就找这个吧,照着我这个采。”顾弘民扫了一眼杨红星垮下来的脸,略一犹豫,把自己采的野菜扔进了她的菜篮子里。

“哦。”杨红星老实的点头,拿着样本照着采。

顾弘民也没离太远,时不时的回头看一眼,确定杨红星没采错,这才满意的转回去。

只是,野菜虽多,采的人更多,想要找新鲜的,就得往林子里走。

杨红星边跟着顾弘民采野菜,边打量四周,想找一找蘑菇、草药什么的,忽然,她发现了一撮野花上有一群来来往往勤劳采蜜的野蜂,顿时眼中一亮,轻手轻脚的靠了过去。

“那是野蜂,蛰人很厉害的,你别过去。”顾弘民第一时间发现了杨红星的异动,急忙压着声音提醒。

“想不想吃蜜?”杨红星回头,两眼弯弯的看着顾弘民问。

顾弘民舔了舔嘴唇,说道:“那些野蜂很厉害的,之前姚小亮离得太近,被蛰了满头包,还是送医院花了好多钱才治好的,你别去,妈知道会生气的。”

“我只问,你想不想吃?”杨红星睨着顾弘民,对这小屁孩的好感又上升了不少。

他虽然调皮,但本性不坏,不喜欢她还知道护她,现在明明挺馋却还能克制得住。

“想是想……”顾弘民微红了脸,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问道,“姚小亮说,蜜比糖霜甜,我不信。”

“来。”杨红星看了看四周,招呼顾弘民做事,“我需要一些能熏烟的草,还有包蜜的大叶子,得洗干净了,还有竹片,能割东西的那种。”

“跟我来。”顾弘民纠结了一下下,最终被想吃蜜的念头打败,提着篮子往林子另一边走。

杨红星跟了上去。

大叶子很好找,林里子就有粽叶树,摘好找个水坑洗干净铺在篮子里。

熏烟用的草更多,捡半干半湿的扎了两把就能用。

林子深处还有竹林,竹片也很容易找。

杨红星借口自己走不动,打发顾弘民去找,自己趁机用手机买了一盒火柴。

万事俱备,杨红星带着顾弘民开始追踪野蜂的飞行轨迹,很快就在林子边缘的一处碎石堆发现了野蜂的老巢。

“这儿?”顾弘民狐疑的看着无数野蜂进进出出的石缝,“这怎么取?你手伸进去会被蛰肿的。”

“你来这边站。”杨红星将顾弘民带离了些,让他藏好,又给他点燃了一个草把,“要是有野蜂过来,你就用这个熏跑它,这种野蜂不会主动蛰人的那种,你不打它它不会蛰你。”

顾弘民半信半疑的接过草把。

杨红星把自己篮子里的野菜都并给了顾弘民,用洗干净的粽叶折了一个底铺在篮子里,然后回到石缝前开始熏烟。

无数的野蜂从石缝中跑了出来,远远的躲开,留下的小部分也只是绕着杨红星转,并没有发动攻击。

杨红星见熏得差不多,才开始清理碎石。

一片一片的碎石掀开,混了草的泥扒掉,很快,一个能容她手探入的石缝就出现了,一股浓浓的甜香扑鼻而来。

里头,倒悬着十几片扁而长的蜂巢。

最里头的已经泛黄老化,上头粘着一层白膜,从里到外,颜色也由褐转成淡黄色。

杨红星满意极了。

这全收下来,不仅能得十来斤的野蜂蜜,还有不少的蜂蛹可以吃,这些可都是好东西。

“好了没有?”顾弘民在后头看得心惊胆战,手里燃着烟的草把不断的乱晃。

他可是见过野蜂的厉害的,当时姚小亮的脸都快被蛰成猪头了。

“快好了。”

杨红星没有犹豫,避过了王台,用竹片将一片一片的蜂巢全割了下来,只给野蜂留了一寸左右的根部给它们做粮食,弄完,她又把碎石还原回去,连外面的草和泥都没落下,若不细看,没人能发现这儿被动过。

没了熏烟,王台里的蜂后还在,野蜂们很快就回了巢。

“尝尝。”杨红星提着篮子凑到顾弘民身边,给他割了一小片。

顾弘民接过小小的舔了一口,瞬间,看向杨红星的眼睛都熠熠生辉:“真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