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语录君 励志语录内容页

军婚小说推荐甜宠文 女配被很多男主NP了

2021-09-14 20:45:20 励志语录 访问手机版
宇文渊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

在云湘儿那里丢脸的场景还历历在目,这都是拜苏兰烟所赐!

他突然抬手,解开上衣的扣子,一颗,两颗……

然后伸手去松腰带。

“你,你干嘛,你不会真要……拜托你换个地方行不行?我可不想看!”苏兰烟无语极了,站起身就向门口走。

宇文渊猛地把她拉到了怀里!

苏兰烟从他脸上读到了猛兽即将生吞猎物之前的表情。

“你干什么!你疯了!”苏兰烟在他怀里死命地挣扎着。

宇文渊直接把她横抱起来,大步走到床前,一把将她丢到了床上。

“你是本王的王妃,服侍本王是你的义务!现在本王就在你身上试试,这药到底是不是有效!”

他霸道的声音让苏兰烟不禁打了个寒颤。

眼看宇文渊已经扯掉了腰带,外袍脱去扔在一旁,看来是准备来真的了。

“你敢!”苏兰烟手脚并用地想从床上爬起来,宇文渊只要一靠近,她就疯狂地蹬脚想把他踹开,突然一脚踢到了宇文渊的心窝。

宇文渊闷哼一声,被她惹怒了,再一次用昨晚的姿势把苏兰烟压在床上,不允许她动弹。

苏兰烟大口喘着粗气:“你,你碰我一下试试!”

“王兄!”门口突然闪进一个人。

苏兰烟和宇文渊双双震惊,向门口看去,只见一个与宇文渊差不多打扮的男子正站在门口,目瞪口呆地看着屋内的一幕。

“你和嫂子……”那男子显然十分震惊,然后突然恍然大悟地说道:“外面的人果然在瞎传!王兄和嫂子的感情不是挺好的嘛!”

苏兰烟调动原主记忆,得知来人乃是襄王宇文彦,是宇文渊的弟弟。今日前来估计是有什么要事相谈。

宇文渊尴尬地松开苏兰烟,虽在心里怪罪宇文彦真不会挑时候,但还是穿起衣服故意说:“外人之眼如炬!本王与王妃确实感情一直不和!”

苏兰烟起身整整衣衫,冲宇文彦行个礼,也道:“没错,我和王爷感情一点都不好。”

宇文渊一愣,心里瞬间不高兴起来,转头冲苏兰烟道:“住嘴!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

“我看皇兄皇嫂也只是日常拌嘴,若是感情真的不好,刚才那幕作何解释啊?哈哈哈哈……”宇文彦爽朗地笑起来。

要命,宇文家的男人长得都这么好看吗?苏兰烟看见宇文彦那双风流的桃花眼笑得眯成一条缝,嘴唇旁还有两个小酒窝,感觉自己的心一下子被戳中了。

“襄王爷说笑了。”苏兰烟又行一个礼,“王爷容貌姣好,气度不凡,天下竟有如王爷一般完美的男子,兰烟今日真是开了眼界呢。”

“呃,谢皇嫂夸奖。”宇文彦反而被她夸得不知所措起来。皇嫂原来这么看好自己的吗?

“滚回朝霞苑去!别在这儿丢人现眼!”宇文渊更生气了,这样赞美的话,她居然敢对别的男人说!

苏兰烟于是回了朝霞苑,离开时还不忘回头冲宇文彦一笑。

“小姐,什么事心情这么好呀?”檀云见苏兰烟满面春风地回来了,疑惑地问道,“是嗓子好了吗?”

“是是是。”苏兰烟笑着点头,屁股刚坐上凳子,就看见李管家从外面走了进来,手上托着一个托盘,上面叠放着一件华美的衣服。

“见过王妃。”李管家微微鞠躬,“这是王爷命我送来给您的,是进宫参加寿宴的时候要穿的衣服。”

“有劳李管家了。”苏兰烟向他道谢,示意檀云接过衣服。

檀云接过托盘,将衣服拿起,只见是一件淡紫色的蜀锦长裙,金线绣花,零星缀着一些珍珠,雍容华贵,处处显出衣服主人的高贵大气。

苏兰烟看着那裙,微微点头,觉得甚合心意,心想宇文渊还挺有眼光的嘛。

“禀王妃,王爷让我给您带句话……还请您下次在旁人面前注意一下身份,切莫忘了,您是镇北王的王妃,说话做事,都要安分点。”李管家毕恭毕敬地传话。

“我知道了。”苏兰烟淡淡道,然后让檀云送李管家出去。

于管家一走,苏兰烟就高声从院子里叫进来一个丫鬟:“碧春!”

一个小丫头小步跑了进来,还没在苏兰烟面前站稳,就被苏兰烟一巴掌打到地上去。

“小,小姐……”碧春惊恐地看着她。

“蛇魁毒,是你偷的吧?”

苏兰烟抬脚,用脚尖抵住她的下巴,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奴婢不敢……”碧春浑身颤抖着。

“不敢?你有胆子替云湘儿办事,没胆子承认?”

“我,我……小姐饶命啊!奴婢再也不敢了,小姐饶命啊!”碧春见苏兰烟已经知道了,一下子哭了出来,苦苦哀求她。

“云湘儿到底有什么好,让你愿意去投靠她?就为了她给你那点银子?”苏兰烟把脚放下,叹了口气,“可惜了,挺好的一副身子,以后就是个残废了……”

碧春闻言崩溃大哭,在地上不停地磕头:“奴婢知错了!奴婢再也不敢了!小姐饶命啊!小姐饶命啊!”

“刑房里有人在等着你了,自己去吧。你的东西我已经让人全部丢出王府了,从今以后我不想再看见你一眼。”

苏兰烟见她赖着不肯起来,冷漠地看着她说:“去领了板子,好歹还有活路。若是等我改变主意了,叫你死得比谁都难看!或者,我现在就亲手把你打死!”

碧春一边哭一边缓缓站了起来,自己转身出了门。

苏兰烟冷哼一声,之前没腾出手收拾你,真以为她会就这么算了?她要让满院的佣人们都看看,敢背叛她投靠云湘儿是什么下场!

对她苏兰烟好的,她自然记在心里,并且重重有赏。

否则,碧春便是榜样!

檀云从外面进来,得知碧春被发落了,心里分外高兴,只要主子态度强硬,看谁还敢欺负她们!

苏兰烟梳洗好,招呼檀云也早点休息,明天就是皇上的寿宴,只怕有一场硬仗要打。

毕竟,云湘儿最大的靠山,可是宫中的皇后!
翌日清晨。

镇北王府门口停着两辆马车,车身四面裹着精美的绸缎,窗框镶嵌珠宝,车架上雕着精致的花纹。

一席华服的苏兰烟走出府门,在檀云的搀扶下上了其中一辆车。

云湘儿跟在她后面,恶狠狠地看着她,然后转头向肖嬷嬷耳语了几句。

肖嬷嬷十分笃定地点了点头,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轻声道一句:“小姐放心。”

云湘儿露出了得意的冷笑,随即上了另外一辆车。

车夫一挥长鞭,马车跑动起来。苏兰烟坐在车里上下颠簸着,阖上双目思索事情,檀云则兴奋地撩开帘子向外面东张西望。

云湘儿的马车“哒哒”地从旁边经过时,檀云看见她撩起帘子冲苏兰烟这边露出一个轻蔑的笑。

“真是晦气!”檀云生气地放下帘子,转身嘟囔道,“好心情全给她毁了。”

“怎么了?”苏兰烟缓缓睁眼,开口询问。

檀云将那一幕如实禀报她,苏兰烟本不想理会,却突然想到什么。

她一把撩开车厢的帘子,只见云湘儿乘坐的那辆马车已经远远领先于她们,只能隐约看见个影子了。

“先生,怎么我们这辆车跑得这么慢啊?”苏兰烟疑惑地问车夫。

“回夫人,今日这马儿不知是怎么的,就是不愿意跑路啊!连着抽了几鞭子也不见它脚下加快些。”车夫无奈地说道。

“定是你这糊涂车夫没把马儿喂饱!”檀云急了,“耽误了我家主子进宫,唯你是问!”

“姑娘,这话你可不能乱说。知道今天要送王妃进宫,马我可是喂了实足的草料啊!”车夫直喊冤枉。

苏兰烟示意檀云不要再说,自己退回车里,心中觉得不对劲。

她想起今天无意间看见云湘儿和肖嬷嬷窃窃私语,再加上檀云所见的云湘儿嚣张得意的眼神……

难道是云湘儿搞的鬼?苏兰烟正这么想着,马车突然剧烈地晃动起来。

“怎么回事!”苏兰烟努力保持着平衡,向外面大声问道。

“马失控了!缰绳牵不住它……哎呦!”

车夫被颠了下来,重重地摔在地上。

苏兰烟紧紧拉着檀云的手准备跳车,她沉着冷静地抓准时机:“一,二,三,跳!”

人刚落地,就听见“吁”的一声急刹,另外一辆马车从旁边一条道上冲了过来,在即将拦腰撞上了苏兰烟的马车之前被车夫死死拉住缰绳刹住了。

“要死啊你!想把本公主摔死吗!”尖锐的女声从那辆马车的帘子里传出来。

“是谁在前面!”帘子被猛地拉开,一个身着凌波绸缎、浑身珠光闪闪的年轻女孩从车上下来了。

苏兰烟见她妆容精致、打扮不凡,又自称“公主”,估计也是皇室成员。

“见到本公主还不下跪!等着掉脑袋吗!”那女子见苏兰烟没反应,气恼地用手指着她。

檀云扯扯苏兰烟,自己先行跪下道:“参见瑞安公主!我们家主子是奉命进宫参加寿宴的,不知这马怎么发了疯,这才冲撞了公主。”

瑞安公主……苏兰烟在脑海里搜寻,发现眼前这人是皇帝最宠爱的小女儿,宇文采陶。

但她现在可没功夫来管这个什么公主,她一心只想知道马到底是怎么了,于是直接走到那马面前蹲下,全然把瑞安公主的话当作耳旁风。

“你!你是何人!敢对本公主如此大不敬!”宇文采陶刚想指挥自己的随从去捉拿苏兰烟,却看远处一英武飒气男子骑在马上向这边靠近,嘴中喊着:“怎么回事!”

等那人翻身下了马,宇文采陶这才发现,是镇北王宇文渊。

苏兰烟此刻正卯足了劲儿,从一只马蹄下用力拔出了一根钉子,那马儿长嘶一声,好像如释重负的样子。

“苏兰烟,你在干嘛!”宇文渊正恼怒她怎么在路上耽搁,大步走过去想要问罪,却看见瑞安公主也在一旁,于是惊讶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宇文采陶狐疑地看着苏兰烟,心想原来这是镇北王妃?外人都说镇北王妃貌不出众、朴实软弱,怎么面前这个女子不仅美如天仙,而且气质霸道?

“啊……原来是皇嫂啊。”宇文采陶尴尬地咳两声,对宇文渊说:“皇叔,皇嫂她的马车突然在路上发疯,差点撞到我!”

宇文渊看向道路上的狼藉,蹙眉道:“马车?”

苏兰烟冷笑着把钉子举到宇文渊面前:“看来是有人不想我进宫呢!这事儿王爷必须给我个说法!”

宇文渊接过钉子细细查看,这么长的铁钉,确实不会是马自己踩上的。

苏兰烟接着冷冷地说:“如果这都查不到幕后动手的人……纵容小人屡次加害王妃,你这个所谓的战王宇文渊,也不过是个徒有虚名的废物!”

苏兰烟此话一出,倒是把宇文采陶惊着了。什么朴实软弱,这明明是最对她胃口的脾气啊!

宇文采陶向来看不得女人对男人百依百顺,尤其是宫里那些只会附和皇阿玛的女人,最叫她恶心。眼前这个苏兰烟,才是她真正欣赏的女人!

“哼,不必对本王用激将法!”宇文渊将那铁钉收进袖里,冷声道:“本王自会查清实情!”

宇文渊说着瞥了一眼她身后破碎的马车,沉思片刻,想让苏兰烟直接坐着他的马,和他一起进宫。

他正想着措辞,谁知宇文采陶突然说道:“让兰烟姐姐坐我的马车进宫吧!”

苏兰烟一愣,兰烟姐姐?这是瑞安公主怎么变脸比翻书还快?

宇文采陶向来是不拘小节的,也不管什么辈分的事,直接热情地一把拽过苏兰烟,还扶起地上的檀云,招呼她们一起去坐自己的马车。

苏兰烟扶额,这些皇室里的人真是一个比一个……有特点啊。

宇文渊弄不懂怎么瑞安公主突然换了个态度,而且苏兰烟居然回了一个“好吧”。

他心里不快起来。她居然无视他这个夫君的存在,要去做别人的车?

宇文采陶特意凑到苏兰烟面前夸道:“兰烟姐姐这盛世容颜,进了宫一定惊艳全场!这半年你都没进过宫,所以今日我不认得你,兰烟姐姐千万别怪我啊!”

宇文渊不屑地哼了一声,翻身上了马。

皇宫内。

云湘儿已经换好了华美的舞服,准备给皇上献舞。

这支九天追燕舞,她苦练多月,是为了跳给皇上看,更是为了跳给宇文渊看的。

门口太监一报:“镇北王到!”

云湘儿喜出望外,示意乐师马上开始。

丝竹管弦中,云湘儿合着音乐缓缓起舞,身段柔软,舞姿轻盈,时而跳跃时而低俯,衣袂飘飘,真可谓惊世绝伦,一时间惊艳四座,众人一齐拍手叫好!

待她气喘吁吁地停下了,却看见,宇文渊的旁边,坐着苏兰烟。

云湘儿眼里满是震惊,计划失败了?

她极力掩饰好自己的神情,急中生智冲着苏兰烟问道:“姐姐怎么来迟了?给皇上的礼物可带了吗?”
苏兰烟一愣,礼物?她还真没想到这一层,毕竟王府的管家权也不在她手里。

云湘儿就知道苏兰烟没带礼物,这下要在皇上面前失礼了吧!

她得意地的勾了勾唇角,等着欣赏苏兰烟出丑的一幕。

因为云湘儿刻意抬高的声音,不少人都听到了。

宴会上,气氛有一丝的凝滞,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苏兰烟身上。

与此同时,坐在上首的皇后也皱着眉开了口:“来参加皇上的寿宴,镇北王妃当真什么准备都没做?”

苏兰烟抬起头去看了皇后一眼。

当今皇后云嫣然,云家的嫡长女,二十岁入宫,到如今已经有十几年了。

她穿着金黄色的仪服,肃穆着一张脸端坐在武旭帝身边,言语之间透露着威严。

最重要的是,这位是云湘儿的亲姐姐,此时,自然是帮着她的好妹妹来整自己了。

此刻她若真拿不出礼物来,便当真是应了皇后的话。

届时,安她一个蔑视皇权的罪名也不为过。

宇文渊见状,放下手中的茶杯,正欲开口说什么。

却见苏兰烟忽而扯唇一笑,丝毫不怵地对上了皇后的目光,镇定自若道:“我手上是没拿礼物,可王爷不是已经送了么?”

众人皆是一愣。

连宇文渊都目光微诧地看向了她。

苏兰烟面不改色,淡定地开口:“我与王爷夫妻一体,他送的可不就等于我送的?又何须再单独准备一份?”

“若我真单独拿了一份出来,那岂非是在告诉外人,我们夫妻离心了?”

此话一出,顿时将挑事的两人堵得哑口无言。

今日是寿宴,武旭帝也不想因为一些琐事毁了兴致,摆了摆手:“行了!”

说完,又拍了拍手,传唤宫中的舞姬进来继续表演。

云湘儿只好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咬着牙,心中暗恨,以至于脸色不断变幻的。

她满眼怨愤的模样被上方的皇后看在眼里,叹了口气,自己这个妹妹,总归还是欠了点火候。

旋即她又看向苏兰烟,微微眯起双眸。

这位,倒也不像传闻中那般软弱。

苏兰烟前世身为王牌杀手,感官比寻常人敏锐许多,自然不会察觉不到那些目光,却不甚在意,顾自吃喝。

反正她们再怎么看,也不能在自己身上盯出个窟窿来。
军婚小说推荐甜宠文 女配被很多男主NP了

反倒是宫中御膳房精心做出的吃食,着实美味,在三十世纪以营养液为主的时代,简直是让苏兰烟大开眼界,大饱口福。

宇文渊就坐在她旁边,看着这女人吃得那么高兴,皱了皱眉,嫌弃道:“粗俗。”

“我一没用手抓,二没影响到王爷您,怎么就粗俗了?”苏兰烟克制住翻白眼的冲动,无奈道。

说完,又好似想到了什么一样,讽刺道:“想必王爷是看我坐在这里,打扰了您和侧妃双宿双飞,所以心中不快吧?”

“你!”宇文渊一噎,正欲反驳。

苏兰烟却根本没有要听他说的意思:“还请王爷忍耐一下,等晚上回了府,绝不会有人再来打扰你们……如今在这种公众场合,王爷便还是忍耐一下吧。”

一边说一边自顾自地吃,看都不看宇文渊一眼。

宇文渊脸色微微有些发黑。

“镇北王妃。”勉强吃到半饱时,上方的皇后喊了她一声。

苏兰烟毫不意外会被继续点名,放下手里的筷子,“皇后娘娘有何吩咐?”

彼时刚好是舞姬们跳完了一支舞的时候,皇后望着她,问道:“本宫听湘儿说,你们姐妹二人为了来参加皇上寿宴,都各自准备了才艺。”

“如今湘儿已经表演过了,你准备何时也展露一下自己的才艺?”

呵,这是要逼着她上台出丑啊。

原身回丞相府之前,一直都待在药谷中,跟着师父精心钻研医术,哪里会学什么才艺?

“娘娘莫不是听错了吧?”苏兰烟嗤笑了一声,若是以前,原身面对这般情况,宇文渊又在旁边看着,只怕她就要吃了这个哑巴亏了。

只可惜,她不是原来那个苏兰烟。

“我可从未与我那好妹妹商量过这些啊。”

说着,嘲讽地瞥了云湘儿一眼,又继续道:“毕竟妹妹每日都要忙着在房中伺候王爷呢,哪里有空与我商讨这些?”

闻言,宴会上不少宾客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放肆!”皇后脸色一黑,“苏兰烟,你一个女子,当众提及这种事情,还知不知礼仪廉耻!”

“还有没有半点身为镇北王妃,该有的样子?”

“我提什么了?”苏兰烟一脸无辜,“我不过是想说妹妹照顾王爷辛苦而已,又没说是怎么伺候……皇后娘娘该不是自己想多了吧?”

皇后一噎,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反驳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缓和了片刻,将怒火都压下去之后,才又道:“即便你们没有商议,那在皇上的寿宴上,让你表演些才艺来助助兴,也无不可吧?”

“连湘儿都有所准备,你身为正妃,也该做好表率。”

话都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今日无论如何,也得让苏兰烟站到这台上来。

不管苏兰烟人怎么样,她容貌绝色这一点,是实打实的。

这一来二去间,武旭帝也来了兴趣,开口道:“既如此,镇北王妃便到台上来,好好展现一番吧。”

苏兰烟静默片刻。

原以为她这次还会像方才那样,百般推拒的,皇后甚至连发难的话都已经想好了。

结果这回,苏兰烟却很干脆的便应了下来:“是。”

她站起来,顺手将宇文渊随身的佩剑也抽了出来,慢慢走到台上。

宫中守卫见她拔了剑,顿时全都警戒了起来,半抽出武器,警惕地看着她。

武旭帝微抬手,眯着眼,颇有兴趣地望着台上的女子。

“臣女才疏学浅,实在没什么才艺,唯有以前在山上时,学过几招舞剑,届时若是污了皇上的眼,还请皇上莫要见怪。”

苏兰烟单手持剑朝下,另一只手搭在握剑的手前,微微躬身道。

武旭帝兴致大增,随意一挥手,“无妨,无妨。”

彼时还坐在原位上的宇文渊,看着那女子胸有成竹的模样,也来了兴趣,看着她将要表演,眸中竟不自觉的生出几分期待来。

宴会上的乐师看她要开始了,立刻开始配合着弹奏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