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语录君 励志语录内容页

交换系列150部分 桃桃多肉 时拓po

2021-09-14 20:45:17 励志语录 访问手机版

10000毫安大容量太阳能超薄充电宝两块。

7寸拉链款防水运动手机腰包一个。

铝壳的中华牙膏、白柄的软毛牙刷一套,

美白、保湿、嫩肤的天然维C手工洁面皂一块,滋养亮发的何首乌手工洗发皂一块,复古包装的美白保温护肤……

一个微小店一个包裹,杨红星斟酌着买了目前急需的东西,直到收货仓九个格子装满八个包裹,她才藏好手机睡觉。

第二天,不可避免又睡到了中午。

顾家人都下地去了。

她屋里的桌上又多了一碗野菜粥、两个三合面馒头,外加一小碟自家腌的咸菜。

咸菜切得碎碎的,还黑乎乎的,看着就让人完全提不起胃口。

杨红星纠结半天,最后还是压下了上微小店点外卖的冲动。

既来之,当安之,她可不能养成过份依赖手机的习惯,就当是吃忆苦思甜饭吧,以前也是吃过的。

心思一定,杨红星去厨房打了盆热水回来,关在屋里对着水洗洗抹抹,折腾了近半个小时才完。

倒完水,她坐下吃东西时,才发现,她想得太简单了。

这原生态的忆苦思甜饭……简直一言难尽。

粥拉嗓子,馒头太硬,一点都没有她曾经吃过的那种暄软香糯。

“咦?今天还真没跑。”顾弘民探头探脑的出现在门口。

杨红星险些被呛到,她努力咽下口中的粥,冲着顾弘民招手:“你来一下。”

“做什么?”顾弘民一下子警惕起来,站在门口盯着杨红星。

“我想问问,有什么我能做的事吗?”杨红星放下手里的半个馒头,很亲切的问。

“你能做什么?老实待屋里就是给我们帮忙了。”顾弘民翻了个白眼。

“老待屋里憋得慌。”杨红星摇头,给她一台电脑,让她宅这屋里多久都行,可现在她必须得改变这困局,“你今天是不是要去挖野菜?带我一个呗。”

“不行,你别想利用我再逃跑!”顾弘民想也不想的拒绝。

“我都答应你妈不会再跑了,至少,在你哥回来解决我和他的关系之前,我不会跑的。”杨红星无奈的摊了摊手,原主做人太没信用,这坑只能她来填,“再说,我一没钱二没票,更拿不到介绍信,我能跑哪去?”

“你……病好了?”顾弘民忽然呆住,指着杨红星结结巴巴的问。

“是呀。”杨红星微微一愣,随即就笑了起来。

她才发现,她真的没有继承原主那睡一觉就忘前尘往事的毛病,忽然间,她觉得,在未知的恐惧面前,其他什么都不是事儿!

“你、你、你都记得什么?”顾弘民窜进屋里,站在桌子另一边紧张的问。

“以前的事记不大清了,昨天知道的,都记得。”杨红星给自己留了余地。

顾弘民没再说活,只拿一双质疑的眼睛上下打量着杨红星。

“你这样看我,是心虚?”杨红星好笑的问。

“谁心虚!你要跑又不是我撺掇的……不跟你说了。”顾弘民话出口才觉得不对,急忙捂住嘴,掉头就要跑。

“带我一起去,你以前做的,一笔勾销。”杨红星飞快的扑在桌上,伸手揪住了顾弘民的后衣领。

“你说真的?”顾弘民被迫停下,扭头看过来的眼神晶亮晶亮的。
交换系列150部分 桃桃多肉 时拓po

“嗯,是真的。”杨红星笑眯眯的点头。

小屁孩明显心虚了,不过,她并没想揪着原主以前的事不放。

“我可以带你一起,可你不能再坑我。”顾弘民纠结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心动了。

“我坑过你吗?”杨红星眨了眨眼,心里乐开了话,显然,她找这小屁孩做为突破点是找对了。

“多了!”顾弘民立即气愤的掰起了手指,“有次你说要去茅房,我给你开了锁,你跑了,害我被妈狠揍得屁股疼了好几天,还有……哼,你坑我的次数,借我两双手都数不过来。”

“你不也坑了我不少次吗?”杨红星撇嘴,"我没找你算账,你倒揪着不放,真要算,行,坐下来我们慢慢算。"

“你不是要跟我去摘野菜吗?再不去被人抢光了。”顾弘民像被踩了尾巴的炸毛猫,扭着脖子恶狠狠的说道,“快松手,扯破了妈又要打人!”

“你别乱动就破不了。”杨红星见他答应,这才笑眯眯的松开了手,顺势还帮着顾弘民理了理衣领,“去拿篮子,这就走。”

“哼。”顾弘民避开杨红星的手,一脸嫌弃的说道,“我可是你小叔子,你少动手动脚。”

说罢,踩着重重的脚步去了隔壁。

“……”杨红星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过去掩了门,飞快取出了手机腰包,将腰带调到最大,贴身绑在了腰上,将手机装了进去。

外面的衣服很大,又长,只要没人碰到就不会察觉她带着这东西。

“你还走不走?”外面响起了顾弘民不高兴的声音。

“来了。”杨红星收拾好,快步出去。

顾弘民扔了一个空篮子给杨红星,自己也提了一个,腰间还别着他的弹弓。

两人锁了院门,一前一后往山脚走。

顾家出去一段路,是一条约两米宽沿河蜿蜒的主路,河有三米多宽,上头架着窄窄的吊桥。

主路往左,通往种着歪脖子树的村口。

往右是一个约有五百平的晒谷场,晒谷场边上有四间石头建的三层。

沿路建着一家挨一家的矮屋。这些矮屋大多用大大小小的石头拌泥砌成,当中还夹杂着不少木头房和泥砌房,一眼看去,唯有几家才用的大块的石料。

那三层楼在这一片矮屋当中,犹如鹤立鸡群。

顾家的房子也是大块青石料砌的,而且,还没像别家那样屋子叠着屋子,而是独门独院。

从外头看,仅次于那三层楼。

“那是谁家?”杨红星指着三层楼好奇的问。

“那是大队屋,不是谁家的。”顾弘民走两步就偏过头瞟后面,见杨红星确实没有逃跑的意思,心情莫名复杂起来,语气也更加恶劣,“你少去那边。”

“为什么?”杨红星疑惑的问。

“那边住着一群麻烦精。”顾弘民顿了顿,又补了一句,“尤其是那个姓梁的,离他远点。”

“姓梁的是谁?”杨红星追上顾弘民的脚步。

“上次带你逃跑的人。”顾弘民白了杨红星一眼,又加快脚步拉开距离,“你以为他真看上你了?还不是为了给我哥添堵,就你这傻子会信他好心。”

“红星。”

顾弘民话音刚落,旁边小巷就钻出一个年轻人。

杨红星转身。

来人看着二十出头,穿着白衬衫和仿军裤,脚上蹬着黑皮鞋。

衬衫口袋插着一支钢笔,皮鞋擦得和那梳得一丝不苛的头发一样油光铮亮。

“梁择奂!你又想干什么?”顾弘民变了脸色,小手一伸,挡在了杨红星面前。

“弘民,你带杨红星去哪?”梁择奂皱眉看着顾弘民,语带质问。

“要你管。”顾弘民瞪了梁择奂一眼,转身推着杨红星往前,“快走,离他远点,要不然,我告诉妈去。”

杨红星边走边回头看了一眼梁择奂。

“红星,你别着急,我已经给顾弘骁去信了,等他回来,我就去跟他说我们的事,让他放你自由。”梁择奂追了两步,语气温柔的说道,看着杨红星的眼神里却透着压抑的厌恶。

明明厌恶还装出讨好的样子,为了什么?

杨红星若有所思的打量着梁择奂。

“你滚!”顾弘民却气得跳脚,举着小拳头就冲向梁择奂,对着他一阵乱捶。

“小孩子怎么能这样不讲礼貌。”梁择奂也没避开,伸手揪住顾弘民的衣领,想也不想的将他扔了出去。

顾弘民跌坐在路边缘,身子一歪,差点一头栽落河里,还好他手脚灵活,及时稳住身体离开了那边缘。

杨红星吓了一大跳,忙上前把人拉了回来:“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哪?”

“不要你管。”顾弘民小脸煞白,却倔强的推开了杨红星的手,但他却依旧挡在她面前,眼神恶狠狠的盯着梁择奂。

杨红星看得心里一暖。

这小屁孩跟她说话语气很差,可他护着她的心却是真的。

“红星。”梁择奂上前几步,着急的解释,“我不是故意的,是他自己没站住。”

杨红星这才抬头看向梁择奂。

梁择奂见状,立即摆出一副深情的嘴脸:“红星,我之前说的话都是真心的,等顾弘骁回来我就跟他讲,真的,我不嫌弃你……”

“你过来点说话。”杨红星听到这话,忍无可忍,冲他勾了勾手指。

“不行!”顾弘民猛的仰头看杨红星,眼中满是愤怒。

“我就跟他讲一句话。”杨红星拍拍顾弘民的小肩膀,将他推到安全的地方,自己往河边走了两步,冲梁择奂淡淡一笑,“你过来些,我有话跟你说。”

梁择奂目露嘲讽,面上却装出大喜的样子,大步上前。

就在他快到跟前的时候,杨红星忽然挪开了些,右脚像是不经意的踩了梁择奂的皮鞋尖一下,又迅速挪开。

梁择奂踉跄一步,整个人往前冲了冲,直接跳进了河里。

“卟嗵~~”

平静的河面上,水花四溅。

“!”正愤怒中的顾弘民一下子瞪圆了眼睛张大了嘴。

河对面,在田间地头劳作的人听到动静,纷纷站直身张望,见有人落水,一个个扔下手里的活就跑了过来。

梁择奂在水里扑腾了好一会儿,才勉强的浮起来,他站在水中央抹去脸上的水,不敢置信的望着岸上的杨红星:“你……你……”

“不好意思,我也不是故意的。”杨红星冲他淡淡一笑,“我是有意的,下次你再敢欺负我小叔子,淹不死你。”

“你……”梁择奂彻底傻了眼,他后知后觉的发现,今天的杨红星和往常太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