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语录君 励志语录内容页

肉文一对一 纯黄情欲小说

2021-09-14 20:45:12 励志语录 访问手机版
苏兰烟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好一招以退为进!

果然,宇文渊立即拒绝:“湘儿,不许你这么说!什么正侧,本王中意于你,位分之说,虚如浮云!”

云湘儿脸上略过一丝笑,得意地瞥了一眼苏兰烟。

她收到下人消息,说苏兰烟强闯书房,并且许久不见出来,她就猜到是为了皇上寿宴的事。

她心里清楚,宇文渊一直为只能给她侧妃的事感到内疚,所以她故意戳这个痛点,宇文渊一定乖乖就范……

她就是要让苏兰烟看看,宇文渊的心里,到底装着谁!

“本王一定会带着你去。”宇文渊笃定地说。

正当云湘儿得意洋洋地准备说“谢王爷”时,却听宇文渊又冲着苏兰烟道:“你也跟着去吧!”

什么?

云湘儿错愕不已,苏兰烟这是给王爷下什么迷药了?

“你之前说的话……”宇文渊冷声道。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你你你居然能开口说话了?!”

云湘儿震惊的问,然而苏兰烟和宇文渊一来一回,完全没把云湘儿放在眼里。

她看着云湘儿气急败坏的样子,不屑地轻轻挑眉,想斗赢她?下辈子去吧!

苏兰烟乘胜追击:“还有一事……请王爷马上下令,给我换个院子!那清卉苑,我一日也不住了!”

“本王已经一忍再忍!你竟敢……”

苏兰烟立马截住他的话,气势上分毫不输:“王爷大可去我那清卉苑看看!任外面谁也不信,堂堂镇北王府里,竟还有如此破败的地方!”

见宇文渊被噎住,苏兰烟语气稍缓:“我一个正妃,住在那又脏又差的地儿,平时若邀请别人来府上做客,王爷以为丢的是谁的脸?最丢脸的,是你这个镇北王!”

宇文渊被她压得不知道要回什么,捏紧了拳头,目射寒光,良久才咬着牙回了一句:“好,换!”

云湘儿只感觉一阵气血直涌上头,气得她快要晕过去了。

不行,她必须扳回来!

云湘儿努力平复好愤怒,挤出一个妩媚的笑,娇声道:“王爷,莫和苏姐姐置气了,今晚到湘儿房中来,湘儿好好安慰安慰你,行吗?”

说罢,她的纤纤玉手轻搭上宇文渊的肩头,顺势依偎了过去。

宇文渊语气又柔和起来:“还是湘儿讨本王喜欢。”

云湘儿掩嘴轻笑,想进一步刺激苏兰烟:“王爷疼湘儿,湘儿无以为报,只盼快些怀上孩子,和王爷共享天伦之乐。”

苏兰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让云湘儿和宇文渊皆是一惊。

“那就祝你们早生贵子了,呵呵!”

苏兰烟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早生贵子?天伦之乐?我呸!

原主心地善良,被这对大猪蹄子白莲花欺负成什么样儿了都不知道还手,她苏兰烟可不是这种人!

来之前她喷洒在身上的药,可是能让男人不举的!

现下宇文渊和她接触的时间足够久了,药物应当已经生效……

想到这儿,苏兰烟不由暗笑,她倒是要看看,两人怎么要孩子!

入夜。

烛光晃动。

云湘儿甜甜地趴在宇文渊的胸口上,轻轻撩拨他。

虽然宇文渊宠爱她,但是自嫁入王府这半年来,其实从未与她圆房。

一开始是忙于军务,后来却是想等有了合适机会废了苏兰烟,把正妃的位分给云湘儿,到那时候再圆房,才不算亏欠她。

这样他们的孩子才算嫡子。

想到这里,云湘儿眼里又闪过愤恨的光,都怪苏兰烟横插在她和宇文渊中间!

不论如何,今日她一定要将宇文渊拿下!

肖嬷嬷从府外弄来了点刺激情欲的药,云湘儿偷偷将它用在了宇文渊的身上。所以她胸有成竹,今日之事必成!

“王爷……”她凑到他耳边,小口轻启,吐气如兰,“来嘛……”

宇文渊只觉得今日看云湘儿格外迷人,怎么也压不住心中的邪火。

“湘儿……”

宇文渊翻身压到了她身上,关键时刻——

他震惊地看着自己,平平坦坦,一点反应没有。

云湘儿依旧在卖力地撩拨着,可是宇文渊那里还是丝毫没有反应。

“王爷,要不我……”云湘儿一咬牙,干脆直接伸出手过去。

宇文渊突觉索然无味,紧接着,脑海里蹦出现三个字:

苏兰烟!

铁定是这女人搞的鬼!

他立刻抽身离床,不顾云湘儿的阻挠,怒气冲冲地前往苏兰烟的住处。

苏兰烟此刻已搬进了新居。

屋内帷帐高挂,床铺锦绣花被,家具是上好的红木,一应摆设全都彰显着主人的贵气。

更重要的是,这新院子的名字——朝霞苑,要压那“月辉苑”一头!这也好时时提醒云湘儿,侧妃就是该处处不如她这个正妃。

今日搬家时,她看见云湘儿站在自己的院子里,气得脸都绿了。

宇文渊站定到她门外,却听屋子里有两个人在谈话,透过窗纸望去,除了苏兰烟,还有一个他从未见过的,丫鬟打扮的女子。

“小姐,丞相的意思,是要您尽快拿到镇北王的军事布图。”

苏兰烟淡淡地瞟她一眼,这是苏云山安插在镇北王府里的眼线。

“他这么想要,有本事自己来拿呀。”

“小姐是想忤逆丞相?”

“随你回去怎么说,总之我不干!”

苏兰烟的回答让宇文渊十分惊讶,身体微动,弄出了声响。

苏兰烟敏锐地察觉到门口有人,不动声色地指挥那丫鬟翻窗先走。

然后,她一根飞针射向门口,大声斥问:“谁!”
宇文渊大袖一挥,将那针打掉在地,猛地推开门进了屋,冷冷地看着苏兰烟。

“原来是王爷大驾光临啊。”

苏兰烟故意嘲讽地说:“这么晚了,不和你的湘儿去行周公之事,到我这儿来干嘛?”

“刚才是什么人?”宇文渊冷声质问。

“王爷明知故问。”苏兰烟面不改色,拿起桌上一块糕点咬一小口,品尝起来。

宇文渊心里“腾”地窜起一阵怒火。

她要去皇上寿宴,他答应了;她要换院子,他给了她这和月辉苑一样好的朝霞苑;她嫌弃饭菜不好,他特意命管家以后送过来的伙食弄得精致好吃些……

就是她现在手中这块糕点,也是他差人送来的!

这个女人却大模大样地在他面前耀武扬威!还和丞相府的眼线来往!

“哼!我看你是知道我在听,所以才故意拒绝的吧?”他几步逼近苏兰烟,希望能看到她的惊恐或是被戳穿的慌张。

苏兰烟却咋着嘴说道:“我可没这个功夫演戏。难道非要我说’好,我去把图偷来给你’,王爷才开心吗?”

“你以为我会信你这两句花言巧语吗?!”

自打苏兰烟会和他谈条件以来,他就觉得苏兰烟心机深沉,满腹诡计。

苏兰烟仍旧不紧不慢地吃着她的点心。

“休想和我狡辩,你这个狡猾的女人!”宇文渊突然上前,将那一盒点心全部掀翻,扬了苏兰烟一身,掉得满地都是。

“你疯了!”苏兰烟猛地一惊。

宇文渊伸手就要去扣苏兰烟的脖子,周身散发出凌冽的杀气。

苏兰烟察觉到情况不妙,极速起身,连连后退。

宇文渊出手极快,修长的手指呈利爪状,眼看就要触碰到苏兰烟的脖子。

苏兰烟抬手去挡,却被他一把捏住了手腕。

他再无动作,杀气顷刻间平息下来,捏着她手腕的手却一深一浅地用力。

他只是在试探她!

苏兰烟立马明白过来,懊恼地挣扎着。

宇文渊捏着她手腕的命脉,力气奇大,不容她挣脱。

逐渐地,他的表情,由得意转化为了不解。

怎么回事,这个女人居然一点内力也没有?就像一个空壳子一样?

她不是会武功的吗?

“捏够了没?”苏兰烟翻他一个白眼,没好气地说:“我说王爷,你不觉得自己这样的举动像个梁上君子一样,是个叫人不齿的小人吗?”

宇文渊一怔,被她的话说得又羞又恼,猛地甩开了她的手。

“你以为本王稀罕捏你?碰你的身子真让本王恶心!”

他想起今天自己不是来试探她内力的,于是又怒声问道:“我问你,是不是给我下药了!”

苏兰烟眼珠一转,然后狡黠一笑:“是啊!”

“你!”宇文渊怒目圆睁,没想到她这么快承认了。

“难道王爷不知道,千万别得罪医术高超的大夫吗?不然你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苏兰烟慵懒地卧到自己的床上,接着挑衅:“你真以为我以前爱你的时候百般容忍,是怕了你吗?我告诉你,我有成百上千种药丸,别说是床第之事,我想让你哪儿不行,你就得哪儿不行!”

从前爱你的时候……

似有电光火石从心尖擦过,宇文渊猛地心头一痛。

所以,她现在是不爱他了吗?

宇文渊想起从前种种,她温柔恭顺,凡事隐忍,自己虽然不断向她表达厌恶,她却从来没有怨言。

可是现在,她是不爱他了吗?!

他感觉到一股被欺骗、被背叛的恼恨。

“果然是苏云山培养的好女儿!”宇文渊冷笑着,“这心思恶毒得,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谢王爷夸奖!”

“你给我闭嘴!”

宇文渊被彻底激怒了,如一只恶狼扑食猎物一样将苏兰烟狠命地压倒在床上,左手将她的一双皓腕扣在头顶,右手死死地掐住她的雪白如天鹅一样的脖颈。

“你,你敢杀我,就当,当一辈子太监!”苏兰烟被他钳制地一动不能动,从牙缝里吐出几个字。

宇文渊冷哼一声,右手力度松了下来,可是依然没有放手的意思。

“你说,要如何给本王解毒?是不是又想和本王谈条件!”

苏兰烟咳了几下,回他:“看我心情。”

宇文渊捏起眉头:“你不怕死?”

苏兰烟笑了。

原主和她,本来就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

“王爷不用管我怕不怕死,你还是好好想想,自己怕不怕断子绝孙吧!”

宇文渊更贴近她一分,威逼道:“好,既然你执意要和本王作对,那我们就走着瞧!”

说罢,他终于松了手,从苏兰烟身上起来,干脆利落地下了床。

苏兰烟被他压得衣衫不整,头发散乱,狼狈地从床上爬起来,抬手一看,果然,手腕上两道红红的印子。

宇文渊突然伸出二指,在她脖子上快速一点。

“唔……”苏兰烟本想痛骂他,突然发现自己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我点了你的哑穴,好好反思吧。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再来找本王!”宇文渊冷冷地丢下一句话,甩袖离开了。

苏兰烟呆住了,像一头被捕兽夹夹住的小鹿,挣扎着,可是毫无用处。

没有内力,她根本不会解穴啊!
“小姐,您没事儿吧?这是怎么了?”

檀云听到苏兰烟这边的动静,急赶了过来,发现屋内一片狼藉,点心落了满地,苏兰烟坐在床上好像在奋力挣脱什么。

“小姐!小姐!”她跪在苏兰烟面前焦急地拍着她的后背,“可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嗓子?”

“唔……唔……”苏兰烟卯足了力气企图冲破穴道,却发现一点用都没有。

她急得满头大汗,最终不得不暂时放弃努力,坐在床上不断地喘着气。

她张开嘴指指嗓子,示意檀云自己又不能说话了。

“这……是不是王爷他……”檀云立刻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眼睛里又涌上了泪水,“王爷他也太过分了!”

苏兰烟长吸一口气,再一次学着宇文渊点穴的样子,合拢双指对着自己的脖子一戳,没想到用力过猛,戳地自己一阵猛咳,又不能发声,憋得眼泪都出来了。

“小姐!”檀云在旁边都快急疯了,看主子这么痛苦,自己却一点忙都帮不上。

苏兰烟苦笑,无奈地摇摇头。

她现在虽精通医术,又极善制药,可是偏偏对古代的内力束手无策!

宇文渊封住了她的穴道,可怜她这个现代人穿越过来,半点内力没有,试尽了办法也解不开。

算了,今夜肯定是不行了。苏兰烟绝望地往床上一倒,决定还是先睡觉吧。

檀云擦干自己眼角的泪,将苏兰烟服侍好,又收拾干净屋子,掩门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

苏兰烟眼睛虽然闭着,可是脑子里正在一刻不停地盘算,明天去找宇文渊时该如何与他做交易……

日上三竿,苏兰烟离开朝霞苑前去找宇文渊。

“这里,这里,还有那边,给我把兰花通通拔光!”

路过花园时,云湘儿生气地声音传入苏兰烟的耳朵里。

她转头看去,云湘儿一边用脚在地上碾着掉落的兰花瓣,一边指使下人们拔光花园里的兰花。

苏兰烟不屑和她计较这些,自己还有正事要做,却听云湘儿冲着她大声叫道:“你给我站住!”

云湘儿大步从花园里冲了出来,拦住了苏兰烟的去路。这些天她一直心情不好,今天打定了主意要找苏兰烟的茬。

苏兰烟冷冷地瞥了她一眼。

“我问你,去寿宴的衣服你准备好了吗?”
肉文一对一 纯黄情欲小说

苏兰烟不答话。

“瞧你这寒酸的样子!到时候进了宫,只会丢王爷的脸!”云湘儿用手指着苏兰烟的鼻子骂道。

苏兰烟讥讽地上下打量着云湘儿,眼神里充满了鄙夷和嘲讽,好像在说,你这个样子的都好意思去抛头露脸,这才是丢死人了!

云湘儿被苏兰烟嘲弄的眼光气得快要吐血了:“你……”她又想苏兰烟扇巴掌,突然想到自己之前被打的经历,下意识地飞速捂住了自己的脸颊。

苏兰烟没忍住笑了出来,一把推开她继续向前走。

“你给我等着!”云湘儿不敢还手,只能虚张声势地在她身后大叫,气得不停地跺脚。

苏兰烟在王府里一路找着,因为不能说话所以不好开口去问,直到找到了练武场,才发现了宇文渊的身影,他正在练习弓箭。

苏兰烟悄悄走了过去,只见宇文渊俯身从箭筒里拾一只雕翎箭,搭上手中那把蛇纹长弓,端直箭尾,用力扯开虎筋弦,屏气瞄准,再猛一松手,箭如飞电,极速射了出去,正中靶心!

好箭术!苏兰烟在心里暗道。

宇文渊微微转身,袒露的胸膛立马让苏兰烟一览无余!

皮肤平整,肤色略棕,在阳光下微微闪着铜光,两块硬挺的胸肌轮廓分明,随着呼吸一起一伏,让人看了血脉喷张!

苏兰烟忍不住露出了欣赏美色的眼神。

别的不说,论脸,论身材,宇文渊确实是极品!

“出来。”宇文渊淡淡地说。

苏兰烟一下子回过神,也不再躲藏,尴尬地走到他面前。

宇文渊已经将她的表情全部看在眼里。

那种欣赏,绝对是骗不了人的。

明明就还爱着他,昨天晚上不过是嘴硬罢了!宇文渊笃定地想着,心情莫名好了不少。

苏兰烟冲着宇文渊伸出一个拳头,然后摊平了五指,掌心里静静卧着一个紫色的药丸。

“解药?”宇文渊伸手去拿,苏兰烟突然合起了手掌。

“唔……”她指指自己的嗓子。

宇文渊看她那想说话却说不出的样子心里一笑,伸手一点,解开了她的穴道。

“咳咳……”苏兰烟咳了几下,发现又能出声了。

“以后不准再对我动武!”她狠狠瞪着宇文渊。

“哦?你不是也对我用毒了吗?快把解药给我!”

“那我们做个约定,以后你不对我动武,我也不对你用毒!”

“你的承诺可信吗?”宇文渊轻蔑地盯着她。

“王爷不信就算了!”苏兰烟突然把手向身后一藏。

“你敢骗我?”他立马又换上了凶狠的眼神。

谁知,这是苏兰烟故意逗他的。

“你急什么!这解药必须配合特制的茶一起服下才有效果!你以为我傻吗?这么容易就把解药带到你面前,万一被你抢走怎么办。”

苏兰烟没好气地转头就走:“跟我过来,给你配茶!”

宇文渊将信将疑地跟着她,心想怎么以前没发现她有这么多花招!

到了屋里,苏兰烟已经泡好一壶茶等着他了。

她倒一杯递给他。

宇文渊迟疑一下,端起了茶杯。

他突然抬头戏谑地对苏兰烟说:“其实只要过十二个时辰,穴道就会自动解开。”

什么?!

苏兰烟只觉得两眼一黑,差点没栽倒在地上。

想她冰雪聪明,居然被宇文渊这个老狐狸给蒙住了!

看见宇文渊仰头将解药喝尽,苏兰烟恨得牙根痒痒,其实她现在暗中把药丸换了易如反掌,可是她生平最恨别人反悔,她自己也做不来反悔的事。

“拿走!”苏兰烟愤怒地把药丸拍在桌上。

她突然又想到,宇文渊随时可以再点她的穴,总不能次次都等十二个时辰吧,心情这才好了很多。

宇文渊吞下药丸道:“要如何证明本王的毒已经解了?”

“这还不简单,你去找云湘儿啊,或者自己用手试试不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