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语录君 励志语录内容页

高辣辣文纯h文 校霸和他的小哭包(校园

2021-09-14 20:45:11 励志语录 访问手机版
说完,杨红星直接跑回了隔壁房间,却完全忘记了,桌上还有一片熬好的蜂腊。

“妈,你看看她!不烧火就跑了!”顾红旗生气的告状。

“你不会烧?”苏招娣冷冷的反问。

“妈,你偏心!”顾红旗快哭了。

“你也可以拿出本事来让我偏心你。”苏招娣说得毫不客气,“都多大的人了,长没长脑子?自家的油自家人用了,说什么贼骨头,你是怕别人听不见,怕毁不了你二哥名声是吧?”

“我又没说二哥。”顾红旗的声音弱了下去。

“你们都是一个爹一个妈生的,你弟是贼骨头,你呢?你哥他们呢?你妈我呢?”苏招娣反问。

顾红旗彻底没了声。

苏招娣继续斥责道:“她记性不好,她还知道护着你弟,你这个当姐的倒好,胳膊肘往外拐,一口一个梁老师,我警告你,你离那小子远些!”

“我哪有离很近。”顾红旗咕哝道。

“没有最好。”苏招娣的声音缓和了下来,“这个拿去给弘民冲蜂蜜水,给他道个歉。”

“啊~~还要道歉?”顾红旗顿时垮了声音。

“你都知道你弟做错事要骂,不知道自己做错事要道歉?我都是这么教你的?”苏招娣的声音一下子又提了起来。

“我去,我去还不成吗?”顾红旗立即投降。

没一会儿,正屋那边传来顾弘民的声音。

传过来的声音有些模糊,但也能让人听出他的高兴。

显然,刚刚闹翻的姐弟已经和好了。

晚饭依旧是野菜粥和三合面馒头。

杨红星闻着味去了厨房。

“端堂屋去吧。”苏招娣将东西盛了出来,头也没抬的吩咐。

“嗳。”杨红星很自觉的上前,托着木盘送去堂屋,到的时候,随口喊了一声,“吃饭啦。”

顾弘民头一个从屋里跑出来,看到杨红星,想到自己扒裤子的事,小脸忽然红了一下。

“快去洗手,吃饭。”杨红星很自然的吩咐。

顾弘民愣了愣,转身跑去厨房,舀水,洗水,很是听话。

这举动,惹得苏招娣都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马屁精,以前我天天让你洗,你还说不干不净吃了没病,今天她说什么,你倒是跑得挺快!”顾红旗酸酸的给了顾弘民一个爆栗子,白了杨红星一眼。

“略略略,我高兴,你管不着。”顾弘民冲顾红旗扮了个鬼脸,跑到了杨红星身边,帮忙的分碗筷,“二嫂,一起吃吧。”

“行。”杨红星一听就知道,原主没和他们一起吃过饭。

顾红旗闻言,连看了杨红星好几眼。

杨红星没理会。

苏招娣端着刚拌的黑乎乎的腌菜进来,面无表情的坐在了上头。

“婶子,我能做个拍黄瓜吗?”杨红星扫了一眼桌上,这腌菜是唯一的配菜,试着问道。

“嗯。”苏招娣淡淡的应。

“妈,那些……”顾红旗瞪大眼,不满的喊。

苏招娣抬头,警告的看向顾红旗。

顾红旗的话立即咽了回去,不服气的噘着嘴坐到一边,拿起筷子气呼呼的搅着自己碗里的粥,搅得力气大了,不小心就洒了几滴粥出去。

“不爱吃别吃。”苏招娣淡淡开口。

顾红旗手一僵,看了看自己面前溅出去的粥,不情不愿的用筷子挟起来吃掉。

杨红星没理会这母女俩过招,她径自去了后面,摘了一条黄瓜回厨房,洗干净后拍碎,在屋里翻找一圈,找出两瓣蒜,一瓶见了底的辣酱。

辣酱的味道倒还算正,她用筷子弄了一点点出来。

这年代的白糖是稀罕物,家里似乎也没有,她就用一小勺蜂蜜代替。

蒜剁成蓉,另外,酱油、醋都是现成的,虽然不如后世的味道多,却也足够。

一碗拍黄瓜,顾弘民和顾弘军就吃了一半。

苏招娣也动了筷子,吃到嘴里的时候,忍不住又看了杨红星一眼。

唯有顾红旗,气呼呼的碰也不碰。

杨红星也不礼让,自顾自的吃得六分饱,就去厨房打了热水回房间。

她得把这身肉给减下去,晚上不能多吃。

刚关上门,顾红旗在抱怨浪费的声音就从那边传了过来。

杨红星听得直叹气。

都说“婆婆难处,小姑难缠”,古人诚不欺我啊。

杨红星感慨着洗完澡,收拾了一下,早早锁门躺下,拿出手机买了一本电子书看了起来。

有了太阳能充电宝,她也不担心浪费电。

一觉无梦。

次日,外头大喇叭响起来的时候,杨红星就醒了。

她没有犹豫的起床。

收拾房间,洗漱,喝蜂蜜水,吃早饭,然后拿着衣服去前面河边洗。

做完这些,她就看到顾弘民和顾红旗从外头回来了。

“二嫂,什么时候上山?”顾弘民手里还抱着一捆粽叶,看到杨红星眼睛都亮了。

“这就走。”杨红星将衣服甩到院子里的晾衣绳上拉平,眼睛看向顾红旗,“红旗也去?不用上工吗?”

“我得看着你们。”顾红旗瞪着杨红星,硬梆梆的回道,“谁知道你是不是拿我弟当挡箭牌。”

“呵~”杨红星晾好衣服,无语的摇了摇头,把木盆放回屋里。

她也懒得跟顾红旗多扯,爱跟就跟着吧。

“等我会儿。”顾弘民把粽叶抱进厨房,踮着脚到水缸舀水。

昨天用得差不多的水缸这会儿已经满满的。

“你干嘛?”顾红旗跟进,一把夺过了水瓢,“不是说晚了吗?”

“得先把这些洗干净铺篮底,拿桶上山太惹眼了。”顾弘民去抢顾红旗手里的水瓢,着急的说道,“哎呀,姐,你又不懂,别捣乱。”

顾红旗气得腮帮子都鼓了起来,不过,她并没有把水瓢还回去,而是将顾弘民推到了一边,自己舀起了水;“边上去,衣服弄湿了伤风可没人理你。”

顾弘民笑嘻嘻的让开,蹲到一边等着水舀好,就帮着一起洗粽叶,然后教顾红旗怎么铺篮底,怎么把粽叶边折起来防蜂蜜漏出去,教得有模有样。

顾红旗虽然一脸不耐烦,不过,该听的,她都听进去了。

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三人出了门。

早上找野菜的人没下午多,一路上他们也没遇到多少人,顺利上了山。

根据顾弘民的指点,杨红星轻而易举的找到了一窝野蜂。

只是,这一次是在一截倒地的枯树段里面。

枯树段大半埋在土里,只露了上面一个孔,不少野蜂正进进出出。

“这办法不错,可以带家去养。”杨红星突发奇想。

“不行!”顾红旗躲得远远的,闻言立即反对。

“你怕啊?”杨红星抬头,似笑非笑的看了顾红旗一眼。

“你才怕!”顾红旗拒不承认。

“不怕就好。”杨红星围着树段打量。

“二嫂,在家养的话,是不是以后我们能经常吃到蜜了?”顾弘民眼睛亮晶晶,只差流口水了。

“当然。”杨红星点头,“不过,今天没法抬,先取蜜。”

“好嘞。”顾弘民不用吩咐,灵活的钻进林子,没一会儿就抱着三小把的草把回来了。

那些草,正是杨红星昨天用过的。

“棒棒哒。”杨红星赞赏的摸了摸顾弘民的头,接过草把点燃。

“姐,你快过来。”顾弘民接了冒烟的草把,转头叫顾红旗。

“我不……啊!”顾红旗躲得更远,突然,她尖叫着跳起来,边胡乱挥着双手,边往这边跑。

顾红旗的身后追着另一群野蜂,慌乱中,她双手乱挥乱舞,打到了一些蜜蜂,结果,手上就被蛰了几下,跟着,脸上也挨了几口,又疼又惊之下,她不由哭了出来。

杨红星忙举着熏烟上前驱赶蜜蜂。

顾弘民也举着两个草把跟了过去。

顾红旗这才脱困,只是,脸上手上被叮的地方已经明显红肿起来。

杨红星皱了皱眉,让顾弘民拿着草把,自己把顾红旗拉过按坐到旁边地埂上,直接用指甲去刮被咬过的地方。

“啊!你干什么!”顾红旗疼得大叫,伸手就要推杨红星。

“蜜蜂蛰人后会把尾针留下,要是不清除,尾针入体,有你受的。”杨红星一把揪住顾红旗,单手按住了她的肩,淡淡的说道,“你以为我愿意管你呀,还不是看在弘民的份上,没见他担心你吗?”

顾红旗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顾弘民。

果然,顾弘民小眉头紧锁着,一眨不眨的看着顾红旗,满脸担忧,闻言,他立即点头:“姐,你先忍着点,二嫂肯定懂蜜蜂,肯定能救你的,之前姚小亮被垫了,脸都快肿成猪头了,送医院好几天才退肿呢。”

顾红旗一说脸会变猪头,吓得不敢动了,眼泪吧嗒吧嗒直掉。

杨红星瞥了顾红旗一眼,心里暗暗好笑。

野蜂再厉害,也不会厉害成那样,估计姚小亮是遇到带毒的那种了,不过,她并不想说破,省得这小姑子又作妖。

很快,顾红旗身上伤过的地方都被刮出了细小的针刺。

“行了,你俩待边上别动,等回去给再用药。”杨红星可不会因为顾红旗被蛰了几下就放弃割蜜,她检查过确定没有遗落,就让顾弘民拿着草把,把顾红旗带到边上躲好,自己则去割蜜。

枯树段比石头好处理,里头的蜜蜂驱得差不多,她找了一截挺硬实的树枝开始戳树洞。

这树段有些年头了,木质腐蚀,一戳就落一大块。

杨红星没一会儿就把里头的蜜脾取了出来,里头依旧只留了一些给蜜蜂当口粮,收完枯树段里的,她又循着刚才顾红旗被蛰的那个方向找到了一个悬挂在树枝下的。

长长的一个,跟蛇皮袋似的。

顾红旗目瞪口呆的看着杨红星的动作,完全想不通,为什么那些蜜蜂不蛰杨红星。

“走啦。”杨红星装了满满一篮,笑眯眯的招呼顾红旗和顾弘民。

“嗳!”顾弘民一张小脸乐开了花,很利索的窜过来帮着盖好,又找了野菜放在上头做掩饰,然后拉着顾红旗下山。

拐到河边大道上的时候,梁择奂迎面过来,注意到了三人以及杨红星手里的篮子。

杨红星瞥了梁择奂一眼。

梁择奂下意识的从路外侧换到了路内侧。

“嗤~”杨红星不客气的笑了起来。

顾红旗看到梁择奂,飞快抬手掩住了自己脸上被蛰的位置,低着头匆匆走过。

顾弘民则一脸防备的盯着梁择奂。

“回家。”杨红星拍拍顾弘民的肩,大摇大摆的提着篮子从路中央走过,经过梁择奂身边,还坏心眼的突然动了一个胳膊肘。

梁择奂一下瞄着杨红星手里的篮子,见状,下意识的后退,结果脚下一滑,踩进了路边的排水沟。

“哈哈哈~~”杨红星嚣张的大笑。

顾弘民也跟着笑。

两人在梁择奂气愤的眼刀子中大摇大摆走远。

“你俩怎么能这样?!”顾红旗已经开了自家院门,站在门内,她气呼呼的瞪着落后的顾弘民和杨红星,刚刚的一切,她都留意到了。

“我俩怎么了?”杨红星挑眉反问,“高兴还不能笑?”

“我说的不是这个。”顾红旗莫名的红了脸。

“那是哪个?”杨红星眯了眯眼睛,心里有了个大胆的猜测。

“就是,我们又没干什么。”顾弘民说着,过去推开了顾红旗,心急的催促杨红星进门,“二嫂快进来,别让人看见。”

杨红星笑笑,抬腿进了院子。

“嘭!”

顾弘民急不可耐的关上院门,然后窜进厨房准备东西。

“去打点肥皂水洗洗伤口。”杨红星对还在怒视她的顾红旗说道。

“用不着你假惺惺。”顾红旗想也不想的怼道。

“听不听随你。”杨红星耸耸肩,慢悠悠的往厨房走,“到时候脸上留下疤,当心你的梁老师不喜欢你哦。”

“!”顾红旗一个激灵,差点儿跳起来。

杨红星也不管,直接进了厨房。

她本来还想回房间用手机买支药膏给顾红旗的,但,顾红旗就这态度,还是算了吧。

这一次,足足四大碗的蜜。

熬蜂腊的时候,杨红星才想起昨天熬的那些被她给忘记了,只是,她进厨房没找着,也就没多想,只以为是苏招娣收起了。

中午苏招娣回来,看到这么多的蜜,也不由愣了一下。

随即,她反应迅速的把昨天装蜜的瓦罐找了出来,把蜜倒了进去,粽叶密封好直接埋在厨房外的墙角下,埋好,吃饭的还特意的警告了家里几人一番:“谁也不许说漏嘴,知道吗?”
“妈,你放心,我不说。”顾弘民说着,紧紧的捂住了嘴。

顾红旗目光微闪,也点了点头。

顾弘军最老实,二话没说就点了头,至于什么蜜,他半个字都没过问。

“下午别上山了,把家里的衣服洗一洗,晚饭也交给你来做。”上工前,苏招娣面无表情的安排了任务给杨红星。

“行。”杨红星也没打算老往山上跑,当即答应。

“二嫂,我帮你。”顾弘民立即自告奋勇的举手。
高辣辣文纯h文 校霸和他的小哭包(校园

“狗腿子。”顾红旗酸得不行,要知道,以前这弟弟可是天天跟在她后头的。

“略略略~~”顾弘民冲顾红旗扮鬼脸,毫不在意被骂狗腿子。

“哼!”顾红旗气得直跺脚,却也无可奈何,在苏招娣和顾弘军上工后,她也跟着走了。

“二嫂,我帮你泡草木灰。”顾弘民转头跑进了厨房。

杨红星无奈的跟上。

家里只有一块小小的肥皂,洗一件衣服都不够。

在顾弘民的指点下,杨红星折腾了半天,终于把一家子的衣服洗了出来。

就在晾衣服的时候,顾红旗捂着脸冲进了院子,直接进了她自己的房间。

“哎哟!”

顾弘民正拿起一件衣服准备递给杨红星晒,结果被顾红旗擦了下,直接摔倒地上。

“没事吧?”杨红星帮过去把人拉起来,顺手拍去了顾弘民裤子上的泥,“有没有摔疼哪里?”

“不疼,没事。”顾弘民很懂的摇头,看着同样掉地上的衣服,不高兴的冲顾红旗的房间喊,“姐,你被鬼追啊,我们好不容易洗好的衣服又脏了!”

“小孩子,不能说不好的话。”杨红星拍拍顾弘民的头,把脏衣服掉起来放到了一边,转身继续晒衣服。

顾弘民挠了挠头,跑去洗了手,再次过来帮忙。

“啊!!!”

突然,顾红旗在房间里发疯的尖叫起来,接着就是嚎啕大哭。

杨红星和顾弘民吓了一跳,面面相觑,下一秒,两人不约而同的扔了手里的衣服,跑到了顾红旗的房门外。

正屋三间房,中间是堂屋,剩下两间,西屋是顾弘军两兄弟同住,顾红旗就跟着苏招娣一起住在了东屋。

东西屋的门都开在堂屋内。

“姐,你怎么了?”顾弘民平时老爱和顾红旗抬杠,这会儿却也是真心关心这姐姐。

杨红星站在旁边没说话,她直觉,她再说话更会刺激到顾红旗。

“滚开·!”顾红旗在屋里吼道,哭声闷了很多。

“姐?”顾弘民委屈的扁嘴,“谁欺负你了?你告诉我,是不是姓梁的?我这就是去找哥,让哥去打死他。”

说着,他就要往外跑。

杨红星手快的揪住了顾弘民的衣领。

顾弘民挣扎了两下,没能挣开,转头疑惑的看了杨红星一眼。

“开门。”杨红星把顾弘民给揪了回来,按在身前,抬腿踢了踢门。

“滚!”顾红旗气急败坏的喊。

“给你两个选择。”杨红星无视了顾红旗的话,“一,让婶子回来开门,二,我直接踹了。”

“……”

里头只剩下压抑的哭声。

“姐,开开门吧,门踹坏了,妈回来要骂人的。”顾弘民很机灵的配合。

“……”里头依旧在哭,其他什么反应也没有。

“行,弘民,你去叫人,我来踹门。”杨红星拍拍顾弘民的头,等他抬头,她冲着挤了挤眼睛。

“好!”顾弘民立即点头,然后抬起腿就“蹬蹬蹬”原地跑了起来,这跑步的声音还很有节奏,由重到轻,听着就跟跑远了似的。

杨红星直接竖起了大拇指。

这小子,有前途啊!

“啪~”

屋里安静了下来,接着,里头传来一声很轻的声音,门开了一条缝。

杨红星和顾弘民互看了一眼,双双推门进去。

顾红旗背对着他们缩在床角,整个人都用被子给裹了起来。

“姐?”顾弘民跑上去,想扯被子,却没能成功。

杨红星皱了皱眉。

顾红旗这样子,明显是出了什么事。

她微一思索,上前抓住了被子,用力扯了过来。

顾红旗死死的拉着被子不松手,她力气没杨红星大,整个人都被拖了过来。

“姐,到底怎么了?”顾弘民急得不行,爬了上去,伸手就挠顾红旗腋下的痒痒肉。

顾红旗下意识的伸手去护,拉被子的力道松了不少。

杨红星一使劲,直接把整个被子都拉了过来,远远的扔到一边。

顾红旗整个人曝露出来,她的脸又红又肿,原本的大眼睛都被挤成了一条缝,嘴巴翻肿,跟粘了两根大香肠似的。

“姐!”顾弘民惊得瞪圆了眼睛,指着顾红旗说不出话来。

“你上山了?!”杨红星看着那一片一片的红,大步上前,一把抓住顾红旗的手,把袖子给推了上去。

顾红旗除了脸上,身上也有一片一片的红肿。

这是毒蜂蛰过中毒的症状!

“弘民,快去叫婶子和你哥回来,她中毒了,得马上送医院。”杨红星沉着脸飞快的吩咐。

“唔……唔甫气衣玉……”顾红旗单手捂脸,只是,她的手再肿也没有现在的脸肿,捂也只能捂住自己的眼睛。

“你想死就不用去。”杨红星听懂了这句,她环抱着双臂,冷笑的看着顾红旗,“命是你的,你不想要,谁还能勉强你。”

顾红旗僵住。

“二嫂。”顾弘民跳下来,走到杨红星身边扯了扯她的衣角,“二嫂,你帮帮姐,她这样一定很痛,姚小亮上次都没这么肿。”

顾红旗听到这句,顿时吓哭了起来,只是,嘴肿成这样,哭声都含糊了。

“她不想去,我们还能抬着她去?”杨红星用下巴指了指顾红旗。

“姐,快去医院吧,你这是中毒,熬不得的。”顾弘民一着急,也哭了起来。

他到底是只是五岁的孩子。

顾红旗也跟着哭。

“弘民,去叫婶子回来。”杨红星头大的揉了揉太阳穴,把顾弘民先打发了出去,“跟婶子说明情况,看怎么去医院。”

“嗳。”顾弘民用袖子抹去眼泪,飞快的跑了出去。

杨红星看了顾红旗一眼,转身大步去了厨房。

顾红旗顿时哭得更大声,她觉得,杨红星不管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