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语录君 经典语录内容页

杨绛《我们仨》经典语录汇总

2021-02-02 23:59:10 经典语录 访问手机版

杨绛《我们仨》经典语录,下面是语录君网小编整理的经典语录大全。

刚开始看的时候没有看懂,还以为钱先生被神秘组织接走了,后来才知道原来是离别。

故意慢慢儿走,一程一程送,尽量多聚聚,把一个小梦拉成一个万里长梦,只为和你待久一点再多说一点,想把痛断人肠的生离死别化的淡一点,让你不要那么难受。

以前只知道钱先生和杨绛先生是很厉害的人,读完了觉得他们沾染着烟火气,也有普通人的烦恼,也吃过很多苦依旧觉得世界很美好,杨绛先生有个小女孩的内心呀,钱先生和爱女一起宠着,三人都博学多才,感觉自己读的书太少了,对于阿瑗的聪明才智总是自愧不如,三个人,组成了很美好的我们仨。

杨绛《我们仨》经典语录

杨绛《我们仨》经典语录

一、我心上又绽出几个血泡,添了几只饱含热泪的眼睛。我想到她梦中醒来,看到自己孤零零地躺在医院病房里,连梦里的妈妈都没有了。而我的梦是十分无能的,只像个影子。——杨绛《我们仨》

二、我们三人就此失散了。就这么轻易地失散了。——杨绛《我们仨》

三、我们和不相投的人保持距离,又好像是骄傲了.我们年轻不谙世故,但是最谙世故、最会做人的同样也遭非议——杨绛《我们仨》

四、我至今还记得当时的悲苦。但我没有意识到,悲苦能任情啼哭,还有钟书百般劝慰,我那时候是多么幸福。——杨绛《我们仨》

五、这是我生平第一次遭遇的伤心事,悲苦得不知怎么好,只会恸哭,哭个没完。钟书百计劝慰,我就狠命忍住。我至今还记得当时的悲苦。但是我没有意识到,悲苦能任情啼哭,还有钟书百般劝慰,我那时候是多么幸福。——杨绛《我们仨》

六、我一个人思念我们仨。——杨绛《我们仨》

七、“人间不会有单纯的快乐。快乐总夹带着烦恼和忧虑。人间也没有永远。我们一生坎坷,暮年才有了一个可以安顿的居处。但老病相催,我们在人生道路上已走到尽头了。一九九七年,阿瑗去世。一九九八年岁未,钟书去世。我三人就此失散了。就这么轻易失散了。“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现在只剩下了我一人。我清醒地看到以前当作“我们家”的寓所,只是旅途上的客栈而已。家在哪里,我不知道。我还在寻觅归途。”——杨绛《我们仨》

八、人间也没有永远。我们一生坎坷,暮年才有了一个可以安顿的居处。但老病相催,我们在人生道路上已走到尽头了。——杨绛《我们仨》

九、一九九七年早春,阿媛去世。一九九八年末,钟书去世。我们三人就此失散了。就这么轻易地失散了。“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现在,只剩下了我一人。——杨绛《我们仨》

十、神仙煮白石,吃了久远不饿,多没趣呀,他不羡慕。但他作诗却说“忧卿烟火熏颜色,欲觅仙人辟方”。他在另一首诗里说:“鹅求四足鳖双裙”,我们却是从未吃过鹅和鳖。钟书笑我死心眼儿,作诗只是作诗而已。《我们仨》

十一、我们读书,总是从一本书的最高境界来欣赏和品评。我们使绳子,总是从最薄弱的一段来断定绳子的质量。坐冷板凳的呆子,待人不妨像读书般读;政治家或企业家等也许得把人当作绳子使用。——杨绛《我们仨》

十二、杨柳又变成嫩绿的长条,又渐渐黄落,驿道上又落满落叶,一颗颗杨柳又变成光秃秃的寒柳。——杨绛《我们仨》

十三、我的手撑在树上,我的头枕在手上,胸中的热泪直往上涌,直涌到喉头。我使劲咽住,但是我使的劲儿太大,满腔热泪把胸口挣裂了。只听得噼嗒一声,地下石片上掉落下一堆血肉模糊的东西。迎面的寒风,直往我胸口的窟窿里灌。我痛不可忍,忙蹲下把那血肉模糊的东西揉成一团往胸口里塞。幸亏血很多,把滓杂污物都洗干净了。我一手抓紧裂口,另一手压在上面护着,觉得恶心头晕,生怕倒在驿道上,踉踉跄跄,奔回客栈。——杨绛《我们仨》

十四、阿圆呢?是我的梦找到了她,还是她只在我的梦里?我不知道。——杨绛《我们仨》

十五、选择是一项特殊的本领,一眼看到全部,又从中选出最好的——杨绛《我们仨》

十六、我抚摸着一步步走过的驿道,一路上都是离情。——杨绛《我们仨》

十七、一九九七年早春,阿瑗去世。一九九八年岁末,钟书去世。我们三人就此失散了。就这么轻易地失散了。“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现在,只剩下了我一人。我清醒地看到以前当做“我们家”的寓所,只是旅途上的客栈而已。家在哪里,我不知道,我还在寻觅归途。——杨绛《我们仨》

十八、家在哪里,我不知道,我还在寻觅归途。——杨绛《我们仨》

十九、老人的眼睛是干枯的,只会心上流泪。——杨绛《我们仨》

二十、我因钟书不会抱孩子,把应该手提的打字机之类都塞在大箱子里结票。他两手提两只小提箱,我抱不动娃娃的时候可和他换换手。渡轮抵达法国加来,港口管理人员上船,看见我抱着个婴儿立在人群中,立即把我请出来,让我抱着阿圆优先下船。满船渡客排成长队,挨次下船。我第一个到海关,很悠闲地认出自己的一件件行李。钟书随后也到了。海关人员都争看中国娃娃,行李一件也没查。他们表示对中国娃娃的友好,没打开一个箱子,笑嘻嘻地一一画上“通过”的记号,我觉得法国人比英国人更关心并爱护婴儿和母亲。——杨绛《我们仨》

二十一、那里烟雾迷蒙,五百步外就看不清楚;空气郁塞,叫人透不过气似的。门外是东西向的一道长堤,沙土筑成,相当宽,可容两辆大车。堤岸南北两侧都砌着石板。客栈在路南,水道在路北。客栈的大门上,架着一个新刷的招牌,大书“客栈”二字。道旁两侧都是古老的杨柳。驿道南边的堤下是城市背面的荒郊,杂树丛生,野草滋蔓,爬山虎直爬到驿道旁边的树上。远处也能看到一两簇苍松翠柏,可能是谁家的陵墓。驿道东头好像是个树林子。客栈都笼罩在树林里似的。我们走进临水道的那一岸。堤很高,也很陡,河水静止不流,不见一丝波纹。水面明净,但是云雾蒙蒙的天倒映在水里,好像天地相向,快要合上了。也许这就是令人觉得透不过气的原因。顺着蜿蜒的水道向西看去,只觉得前途很远很远,只是迷迷茫茫,看不分明——杨绛《我们仨》

二十二、现在我们三个失散了。往者不可留,逝者不可追;剩下的这个我,再也找不到他们了。——杨绛《我们仨》

二十三、喊声落在旷野里,好像给吞吃了似的,没留下一点依稀仿佛的音响。彻底的寂静,给沉沉夜色增添了分量,也加深了我的孤凄。——杨绛《我们仨》

二十四、钟书说的什么话,我当时没问,以后也没想到问,现在已没人可问!——杨绛《我们仨》

二十五、我像林黛玉一般小心眼,问是单给我一人,还是别人都有。他们说,单给我一个人的,我就特别宝贝。——杨绛《我们仨》

二十六、你要不与人争,就得与世无求,同时还要维持实力准备斗争。——杨绛《我们仨》

二十七、我转侧了半夜等钟书醒来,就告诉他我做了一个梦,如此这般;于是埋怨他怎么一声不响地撇下我自顾自走了。钟书并不为我梦中的他辩护,只安慰我说:那是老人的梦,他也常做。——杨绛《我们仨》

二十八、不过三里河的家,已经不复是家,只是我的客栈了。——杨绛《我们仨》

二十九、我们仨,失散了,家没有了。剩下我一个,又是老人,就好比日暮途穷的羁旅倦客;顾望徘徊能不感叹“人生如梦”“如梦幻泡影”?——杨绛《我们仨》

三十、但是我只变成了一片黄叶,风一吹,就从乱石间飘落下去,我好劳累地爬上山头,却给风一下子扫落到古驿道上,一路上拍打着驿道往回扫去。我抚摸着一步步走过的驿道,一路上都是离情——杨绛《我们仨》

三十一、我隔着他的肚皮,也能看到他肚子里翻滚的笑浪。——杨绛《我们仨》

三十二、愿变成一块石头,守望着我已经看不见的小船。——杨绛《我们仨》

三十三、他已骨瘦如柴,我也老态龙钟。他没有力量说话,还强睁着眼睛招待我……他现在故意慢慢儿走,让我一程一程送,尽量多聚聚,把一个小梦拉成一个万里长梦。这我愿意。送一程,说一声再见,又能见到一面。离别拉得长,是增加痛苦还是减少痛苦呢?我算不清。但是我陪他走得愈远,愈怕从此不见。——杨绛《我们仨》

三十四、我曾做过一个小梦,怪他一声不响地忽然走了。他现在故意慢慢走,让我一程一程送,尽量多聚聚,把一个小梦拉成一个万里长梦。这我愿意。送一程,说一声再见,又能见到一面。离别拉得长,是增加痛苦还是减少痛苦呢?我算不清。但是我陪他走的愈远,愈怕从此不见。——杨绛《我们仨》

三十五、三里河寓所,曾是我的家,因为有我们仨。——杨绛《我们仨》

三十六、钟书的妹妹到了爹爹身边之后,记不起是哪年,大约是1944年,钟书的二弟当时携家住汉口,来信报告母亲,说爹爹已将妹妹许配他的学生某某,但妹妹不愿意,常在河边独自徘徊,怕是有轻生之想。(二弟家住处和爹爹住处仅一江之隔,来往极便。)我婆婆最疼的是小儿小女,一般传统家庭,重男轻女。但钱家儿子极多而女儿极少,女儿都是非常宝贝的。据二弟来信,爹爹选择的人并不合适。那人是一位讲师,曾和钟书同事。钟书站在妹妹的立场上,妹妹不愿意,就是不合适。我婆婆只因为他是外地人,就认为不合适。钟书的三弟已携带妻子儿女迁居苏州。三弟往来于苏州上海之间,这时不在上海。——杨绛《我们仨》

三十七、吃讲究的饭,事实上只是吃菜,吃菜主要是点菜。——杨绛《我们仨》

三十八、我们这个家,很朴素;我们三个人,很单纯。我们与世无求,与人无争,只求相聚在一起,相守在一起,各自做力所能及的事。——杨绛《我们仨》

三十九、我们三人就这么轻易地失散了。我清醒地看到以前当做‘我们家’的寓所,只是旅途上的客栈而已……家在哪里,我不知道,我还在寻觅归途。——杨绛《我们仨》

四十、我四顾寻找,不见他的影踪。——杨绛《我们仨》

四十一、等待是很烦心的——杨绛《我们仨》

四十二、我和圆圆走在路上,一定搀着手;上了电车,总让她坐在我身上。圆圆已三四岁了,总说没坐过电车,我以为她不懂事。一次我抱她上了电车,坐下了,我说:“这不是电车吗?”她坐在我身上,勾着我脖子在我耳边悄悄地央求:“屁股坐。”她要自己贴身坐在车座上,那样才是坐电车。我这才明白她为什么从没坐过电车。《我们仨》

四十三、灵性良心人人都有。经常凭灵性良心来克制自己就是修养——杨绛《我们仨》

四十四、我们这个家,很朴素;我们三个人,很单纯。我们与世无求,与人无争,只求相聚在一起,相守在一起,各自做力所能及的事。碰到困难,钟书总和我一同承当,困难就不复困难;还有个阿瑗相伴相助,不论什么苦涩艰辛的事,都能变得甜润。我们稍有一点快乐,也会变得非常快乐。所以我们仨是不寻常的遇合。现在我们三个失散了。往者不可留,逝者不可追,剩下的这个我,再也找不到他们了。我只能把我们一同生活的岁月,重温一遍,和他们再聚聚。《我们仨》

四十五、“三里河寓所,曾是我的家,因为有我们仨。我们仨失散了,家就没有了。剩下我一个,又是老人,就好比日暮途穷的羁旅倦客;顾望徘徊,能不感叹‘人生如梦’‘如梦幻泡影’?”“但是,尽管这么说,我却觉得我这一生并不空虚;我过得很充实,也很有意思,因为有我们仨。也可说:我们仨都没有虚度此生,因为是我们仨。”“‘我们仨’其实——杨绛《我们仨》

四十六、是的,这类的梦我又做过多次,梦境不同而情味总相似。往往是我们两人从一个地方出来,他一晃眼不见了。我到处问询,无人理我。我或是来回寻找,走入一连串的死胡同,或独在昏暗的车站等车,等那末一班车,车也总不来。梦中凄凄惶惶,好像只要能找到他,就能一同回家。——杨绛《我们仨》

四十七、人间没有单纯的快乐。快乐总夹带着烦恼和忧虑。——杨绛《我们仨》

四十八、一个人在紧要关头,决定他何去何从的,也许总是他最基本的感情。《我们仨》

四十九、“嘤其鸣兮,求其友声。”友声可远在千里之外,可远在数十百年之后。钟书是坐冷板凳的,他的学问也是冷门。他曾和我说:“有名气就是多些不相知的人。”我们希望有几个知已,不求有名有声。《我们仨》

五十、如果可以。希望你留下,我离开。自私也好,任性也罢,不过不想独自在这儿了。——杨绛《我们仨》

五十一、惟有身处卑微的人,最有机缘看到世态人情的真相。一个人不想攀高就不怕下跌,也不用倾轧排挤,可以保其天真,成其自然,潜心一志完成自己能做的事。——杨绛《我们仨》

五十二、一个人二十不狂没志气,三十犹狂是无识妄人——杨绛《我们仨》

五十三、他现在故意慢慢儿走,让我一程一程送,尽量多聚聚,把一个小梦拉成一个万里长梦。这我愿意。送一程,说一声再见,又能见到一面。离别拉得长,是增加痛苦还是减少痛苦呢?我算不清。但是我陪他走得愈远,愈怕从此不见。——杨绛《我们仨》

五十四、在低等动物,新生命的长成就是母体的消灭。我没有消灭,只是打了一个七折,什么都减退了。——杨绛《我们仨》

五十五、我们仨,却不止三人。每个人摇身一变,可变成好几个人。阿瑗长大了,会照顾我,像姐姐;会陪我,像妹妹;会管我,像妈妈。阿瑗常说:“我和爸爸最‘哥们’,我们是妈妈的两个顽童,爸爸还不配做我的哥哥,只配做弟弟。”我又变为最大的。钟书是我们的老师,我和阿瑗都是好学生,我们如有问题,问一声就能解决,他可高大了。但是他穿衣吃饭,都需我们母女把他当孩子般照顾,他又很弱小。——杨绛《我们仨》

五十六、其实人间也没有永远。我们一生坎坷,暮年才有了一个可以安顿的居处。但老病相催,我们在人生道路上已走到尽头了。我清醒地看到以前当作"我们家"的寓所,只是旅途上的客栈而已。家在哪里,我不知道。我还在寻觅归途——杨绛《我们仨》

五十七、她的眼边还挂着两滴小眼泪。——杨绛《我们仨》

五十八、我曾做过一个小梦,怪他一声不响地忽然走了。他现在故意慢慢儿走,让我一程一程送,尽量多聚聚,把一个小梦拉成一个万里长梦。——杨绛《我们仨》

五十九、钟书是我们的老师。我和阿瑗都是好学生,虽然近在咫尺,我们如果有问题,问一声就能解决,可是我们决不打扰他,我们都勤查字典,到无法自己解决才发问。他可高大了。但是他穿衣吃饭,都需我们母女把他当孩子般照顾,他又很弱小。——杨绛《我们仨》

六十、我大声呼喊,连名带姓地喊。喊声落在旷野里,好像给吞吃了似的,没留下一点依稀仿佛的音响。彻底的寂静,给沉沉夜色增添了分量,也加深了我的孤凄。——杨绛《我们仨》

六十一、我觉得我的心上给捅了一下,绽出一个血泡,像一只饱含着热泪的眼睛——杨绛《我们仨》

六十二、从今往后,咱们只有死别,再无生离.——钱钟书《我们仨》

六十三、后来,是我一个人思念我们仨。——杨绛《我们仨》

六十四、人间不会有单纯的快乐,快乐总夹杂着烦恼和忧虑,人间也没有永远。——杨绛《我们仨》

六十五、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现在只剩下了我一人。我清醒地看到以前当作“我们家”的寓所,只是旅途上的客栈而已。家在哪里,我不知道。我还在寻觅归途。——杨绛《我们仨》

六十六、我们三人就此失散了。就这么轻易地失散了。“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现在,只剩下了我一人。——杨绛《我们仨》

六十七、我没有消灭,只是打了一个七折,什么都减退了。——杨绛《我们仨》

六十八、他发愿说:“从今以后,咱们只有死别,不再生离。”——杨绛《我们仨》

六十九、“三反”是旧知识分子第一次受到的改造运动,对我们是“触及灵魂的”。我们闭塞顽固,以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人不能改造。可是我们惊愕地发现,“发动起来的群众”,就像通了电的机器人,都随着按钮统一行动,都不是个人了。人都变了。就连“旧社会过来的知识分子”也有不同程度的变:有的是变不透,有的要变又变不过来,也许还有一部分是偷偷儿不变。——杨绛《我们仨》

七十、钟书这段时期只一个人过日子,每天到产院探望,常苦着脸说:“我做坏事了。”他打翻了墨水瓶,把房东家的桌布染了。我说:“不要紧,我会洗。”“墨水呀!”“墨水也能洗。”他就放心回去。然后他又做坏事了,把台灯砸了。我问明是怎样的灯,我说:“不要紧,我会修。”他又放心回去。下一次他又满面愁虑,说是把门轴弄坏了,门轴两头的门球脱落了一个,门不能关了。我说:“不要紧,我会修。”他又放心回去。我说“不要紧”,他真的就放心了,因为他很相信我说的“不要紧”。——杨绛《我们仨》

七十一、我陪他走得愈远,愈怕从此不见。——杨绛《我们仨》

七十二、但是我没有意识到,悲情能任情啼哭,还有钟书百般劝慰,我那时候是多么幸福——杨绛《我们仨》

七十三、我们这个家,很朴素;我们三个人,很单纯。我们与世无求,与人无争,只求相聚在一起,相守在一起,各自做力所能及的事。碰到困难,我们一同承担,困难就不复困难;我们相伴相助,不论什么苦涩艰辛的事,都能变得甜润。我们稍有一点快乐,也会变得非常快乐。——杨绛《我们仨》

杨绛《我们仨》经典语录

七十四、人世间不会有小说或童话故事那样的结局:从此,他们永远快快活活地一起过日子——杨绛《我们仨》

七十五、“刚开始的时候不太成熟,但终究有一天,他明白了以后,他会加倍地把这个疼爱回馈。这种感情会越来越浓,越走越远,我之所以有这种感受,就是因为我做的不够,所以你看我慢慢也就长大了。”——沙溢《我们仨》

七十六、我们如要逃跑,不是无路可走。可是一个人在紧要关头,决定他何去何从的,也许总是他最基本的感情。我们从来不唱爱国调。非但不唱,还不爱听。但我们不愿逃跑,只是不愿去父母之邦,撇不开自家人。《我们仨》

七十七、事情往往是别扭的,总和希望或想象的不一致。——杨绛《我们仨》

七十八、”阿瑗去世,钟书去世,我们三人就此失散了。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现在,只剩下了我一人。我清醒地看到以前当作我们家的寓所,只是旅途上的客栈而已,家在哪里,我不知道。我还在寻觅归途。”——杨绛《我们仨》

七十九、两年不见,她好像已经不认识了。她看见爸爸带回的行李放在妈妈床边,很不放心,猜疑地监视着,晚饭后,圆圆对爸爸发话了。“这是我的妈妈,你的妈妈在那边。”她要赶爸爸走。钟书很窝囊地笑说:“我倒问问你,是我先认识你妈妈,还是你先认识?”“自然我先认识,我一生出来就认识,你是长大了认识的。”《我们仨》

八十、沦陷区生活艰苦,但我们总能自给自足。能自给自足,就是胜利,钟书虽然遭厄运播弄,却觉得一家人同甘共苦,胜于别离。他发愿说:“从今以后,咱们只有死别,不再生离。”——杨绛《我们仨》

八十一、绛,还做梦吗——杨绛《我们仨》

八十二、我一个人,怀念我们仨。——杨绛《我们仨》

八十三、丈夫、女儿相继去世后,杨绛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钱钟书的作品整理出来,还把他密密麻麻的读书笔记发表,之后又将他们二人全部稿费和版税捐赠母校清华大学设立“好读书”奖学金,奖励好学上进、成绩优秀、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使学生能无后顾之忧地完成学业。钱、杨两位先生对受奖的学生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他们学成以后,有朝一日能以各种形式报效祖国、回报社会。“好读书”奖学金2001年9月建立以来,由钱钟书、杨绛作品出版收入积累的资金目前已近200万元。随着《钱钟书手稿集》

八十四、英文版、汉英对照本的陆续出版,基金总额将相当可观。杨绛用自己烛光般微弱的晚年时光,做完这些之后,便开始着手写作女儿钱瑗未完成的《我们仨》

八十五、人世间不会有小说或童话故事那样的结局:“从此,他们永远快快活活地一起过幸福的生活”人间没有单纯的快乐。快乐总夹带着烦恼和忧虑。——杨绛《我们仨》

八十六、我们两人的早饭总是钟书做的。他烧开了水,泡上浓香的红茶,热了牛奶,煮好老嫩合适的鸡蛋,用烤面包机烤好面包,从冰箱里拿出黄油、果酱等放在桌上。我起床和他一起吃早饭。然后我收拾饭桌,刷锅洗碗,等着他穿着整齐,就一同下楼散散步,等候汽车来接。——杨绛《我们仨》

八十七、我们不论在多么艰苦的境地,从不停顿的是读书和工作——杨绛《我们仨》

八十八、我们不断地发明,不断地实验,我们由原始人的烹调渐渐开化,走入文明阶段.——杨绛《我们仨》

八十九、我们仨都没有虚度此生,因为是我们仨。——杨绛《我们仨》

九十、我们如要逃跑,不是无路可走。可是一个人在紧要关头,决定他何去何从的,也许总是他最基本的感情。——杨绛《我们仨》

九十一、我或是来回寻找,走入一连串的死胡同,或独在昏暗的车站等车,等那末一班车,车也总不来。梦中凄凄惶惶,好像只要能找到他,就能一同回家。——杨绛《我们仨》

九十二、送一程,说一声再见,又能见到一面。离别拉得长,是增加痛苦还是减少痛苦呢?我算不清。但是我陪他走的越远,越怕从此不见。——杨绛《我们仨》

九十三、“圆圆,阿圆,你走好,带着爸爸妈妈的祝福回去”我心上盖满了一只一只饱含热泪的眼睛,这时一齐流下泪来。——杨绛《我们仨》

九十四、现在我们三个失散了。剩下的这个我,再也找不到他们了。我只能把我们一同生活的岁月,重温一遍,和他们再聚聚。——杨绛《我们仨》

九十五、我清醒地看到以前当做“我们家”的寓所,只是旅途上的客栈而已。家在哪里,我不知道,我还在寻觅归途。——杨绛《我们仨》

九十六、我大声呼喊,连名带姓地喊。喊声落在旷野里,好像给吞吃了似的,没留下一点依稀仿佛的音响。彻底的寂静,给沉沉夜色增添了分量,也加深了我的孤凄。往前看去,是一层深似一层的昏暗。我脚下是一条沙土路,旁边有林木,有潺潺流水,看不清楚溪流有多么宽广。向后看去,好像是连片的屋宇房舍,是有人烟的去处,但不见灯火,想必相离很远了。——杨绛《我们仨》

九十七、钟书虽然遭厄运播弄,却觉得一家人同甘共苦,胜于别离。他发愿说,从今以后,我们只有死别,不再生离。——杨绛《我们仨》

九十八、我们读书,总是从一本书的最高境界来欣赏和品评。我们使用绳子,总是从最薄弱的一段来断定绳子的质量。——杨绛《我们仨》

九十九、人间没有单纯的快乐。快乐总夹带着烦恼和忧虑。人间也没有永远。我们一生坎坷,暮年才有了一个可以安顿的居处。但老病相催,我们在人生道路上已走到尽头了。——杨绛《我们仨》

一百、我喊他,没人应。只我一人,站在荒郊野地里。——杨绛《我们仨》

一百〇一、上船时圆圆算得一个肥硕的娃娃,下船时却成了个瘦弱的孩子。我深恨自己当时疏忽,没为她置备些奶制品,辅佐营养。我好不容易喂得她胖胖壮壮,到上海她不胖不壮了。——杨绛《我们仨》

一百〇二、据说,希望的事,迟早会实现,但实现的希望,总是变了味的。他现在故意慢慢儿走,让我一程一程送,尽量多聚聚,把一个小梦拉成一个万里长梦。这我愿意。送一程,说一声再见,又能见到一面。离别拉得长,是增加痛苦还是减少痛苦呢?我算不清。但是我陪他走得愈远,愈怕从此不见。‘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杨绛《我们仨》

一百〇三、人间不会有单纯的快乐,快乐总是夹杂着烦恼和恍虑瓜泽说说网,人间也没有永远。惟有身处卑微的人,最有机缘看到世态人情的真相。《我们仨》

一百〇四、我使劲咽住,但是我使的劲儿太大,满腔热泪把胸口挣裂了。——杨绛《我们仨》

一百〇五、我变成了梦也无从找到她,我也疲劳得无力变梦了。——杨绛《我们仨》

一百〇六、从今以后,咱们只有死别,不再生离。——钱钟书——杨绛《我们仨》

一百〇七、钟书仔仔细细看了又看,看了又看,然后得意地说:“这是我的女儿,我喜欢的。”——杨绛《我们仨》

一百〇八、我说:“你倦了,闭上眼,睡吧。”他说:“绛,好好里。”我有没有说“明天见”呢?——杨绛《我们仨》

一百〇九、悲苦能任情啼哭,还有百般劝慰,是多么幸福。——杨绛《我们仨》

一百一十、人间没有单纯快乐。快乐总带着烦恼和忧郁。人间也没有永远。——杨绛《我们仨》

一百一十一、我常常做梦,醒来还如在梦中。但梦毕竟是梦,彻头彻尾完全是梦。——杨绛《我们仨》

一百一十二、每晨一大茶瓯的牛奶红茶也成了他毕生戒不掉的嗜好.后来国内买不到印度"立普登"茶叶了,我们用三种上好的红茶叶掺合在一起做替代:滇红取其香,湖红取其苦,祁红取其色.——杨绛《我们仨》

一百一十三、钟书这段时期只一个人过日子,每天到产院探望,常苦着脸说:“我做坏事了。”他打翻了墨水瓶,把房东家的桌布染了。我说,“不要紧,我会洗。”“墨水呀!”“墨水也能洗。”他就放心回去。然后他又做坏事了,把台灯砸了。我问明是怎样的灯,我说:“不要紧,我会修。”他又放心回去……(此间省略若干)我说“不要紧”,他真的就放心了。因为他很相信我说的“不要紧”。我住产院时他做的种种“坏事”,我回寓后,真的全都修好。钟书叫了汽车接妻女出院,回到寓所,他炖了鸡汤,还剥了碧绿的嫩蚕豆瓣,煮在汤里,盛在碗里,端给我吃。钱家的人若知道他们的“大阿官”能这般伺候产妇,不知该多么惊奇。——杨绛《我们仨》

一百一十四、人世间不会有小说或童话故事那样的结局:“从此,他们永远快快活活地一起过日子。”人间没有单纯的快乐。快乐总夹带着烦恼和忧虑。人间也没有永远。我们一生坎坷,暮年才有了一个可以安顿的居处。但老病相催,我们在人生道路上已经走到尽头了。——杨绛《我们仨》

一百一十五、三里屯寓所曾是我的家,因为有我们仨,我们仨走散了,我的家没了——杨绛《我们仨》

一百一十六、我们常一同背诗,我们发现,我们如果同把某一字忘了,左凑右凑凑不上,那个字准时全诗最欠妥贴的字;妥帖的字有黏性,忘不了!——杨绛《我们仨》

一百一十七、离别拉得长,是增加痛苦还是减少痛苦呢?我算不清,但是我陪他走得愈远,愈怕从此不见。——杨绛《我们仨》

一百一十八、彻底的寂静,给沉沉的夜色增添了分量,也加深了我的孤寂!——杨绛《我们仨》

一百一十九、我有一个明显的变,我从此不怕鬼了。不过我的变,一点不合规格。——杨绛《我们仨》

一百二十、人间没有单纯的快乐。快乐总夹带着烦恼和忧虑。我们和不相投的人保持距离,又好像是骄傲了.我们年轻不谙世故,但是最谙世故、最会做人的同样也遭非议。我喊他,没人应。只我一人,站在荒郊野地里。——杨绛《我们仨》

一百二十一、我心上盖满了一只一只饱含热泪的眼睛这时一齐流下泪来。——杨绛《我们仨》

一百二十二、怀了孩子,方知我得把全身最精粹的一切贡献给这个新的生命。在低等动物,新生命的长成就是母体的消灭。我没有消灭,只是打了一个七折,什么都减退了。——杨绛《我们仨》

一百二十三、钟书大概是记着我的埋怨,叫我做一个长达万里的梦。——杨绛《我们仨》

一百二十四、阿圆已经不在了,我变了梦也无从找到她;我也疲劳得无力变梦了。——杨绛《我们仨》

一百二十五、梦境历历如真,醒来还如在梦中,但梦毕竟是梦,彻头彻尾完全是梦《我们仨》

一百二十六、古驿道上夫妻相失老人的眼睛是干枯的,只会心上流泪。——杨绛《我们仨》

杨绛《我们仨》经典语录

杨绛《我们仨》介绍:

《我们仨》是杨绛创作的散文集,于2003年7月首度出版。

该书讲述了一个单纯温馨的家庭几十年平淡无奇、相守相助、相聚相失的经历。作者杨绛以简洁而沉重的语言,回忆了先后离她而去的女儿钱瑗、丈夫钱钟书,以及一家三口那些快乐而艰难、爱与痛的日子。

作品共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为杨绛老年时的一个梦境,以“钟书大概是记着‘我’的埋怨,叫‘我’做了一个长达万里的梦”拉开全文序幕。第二部分,杨绛用梦境的形式完整地记录了这一“万里长梦”,讲述了一家三口在人生最后阶段相依为命的深刻情感,回忆了女儿钱瑗、丈夫钱钟书先后离去的过程。第三部分杨绛采用回忆录的写法,从生活里的每一件小事下笔,记录了自1935年伉俪二人赴英国留学,并在牛津喜得爱女,直至1998年女儿与钱先生相继逝世,这个家庭鲜为人知的坎坷历程。

以上是关于杨绛《我们仨》经典语录的经典语录内容,由语录君网搜集整理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