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语录君 经典语录内容页

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经典语录汇总

2021-01-17 21:22:03 经典语录 访问手机版

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经典语录,下面是语录君网小编整理的经典语录大全。

《国境以南太阳以西》是村上春树的小说。和村上以往的小说一样,还是塑造了一个看似很深情,实则很花心的男主。我还是保持我自己的观点,我并不喜欢村上春树的作品。这本书中我唯一喜欢的就是这段关于西伯利亚癔病的描述。

你是一个农夫,一个人住在西伯利亚荒原,每天都在地里耕作,举目四望一无所见。北边是北边的地平线,东边是东边的地平线,南边是南边的地平线,西边是西边的地平线,别无他物。每天早上太阳从东边的地平线升起,你就到田里干活;太阳正对头顶时,你就收工吃午饭;太阳落入西边的地平线时,你就回家睡觉。太阳从东边的地平线升起,划过高空落往西边的地平线——每天周而复始目睹如此光景的时间里,你身上有什么突然咯嘣一下死了。于是你扔下锄头,什么也不想地一直往西走去,往太阳以西。走火入魔似的好几天不吃不喝走个不停,直到倒地死去。这就是西伯利亚癔病。

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经典语录

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经典语录

一、因为是你,并非对谁都亲切,我的人生实在太有限了,不可能对谁都亲切,对你一个人亲切都很有限,假如不很有限,我想我会为你做很多很多。”——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二、那不是一种张扬的美,而是一种静静含蓄的美,类似于一种缱绻的情丝。——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三、我们都喜欢看书,喜欢听音乐,都最喜欢猫,都不擅长向别人表达自己的感受。不能吃的食物都能列出长长的一串,中意的科目都全然不觉得难受,讨厌的科目学起来都深恶痛绝。——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四、这个世界,下雨花开,不下枯死。这一代死了,下一代取而代之,铁的定律。活法林林总总,死法种种样样,都没什么大不了的。剩下的只有沙漠,真正活着的只有沙漠。——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五、开始阶段我也进吧台调制鸡尾酒,后来开到两家,便再没有那样的工夫了,转而专门负责经营管理:洽谈进货,确保人手,记账,注意凡事不出差错。我想出了种种方案,并及时付诸实施,食谱也由自己多方改进。以前我没有意识到——看来自己很适合干这个活计。我喜欢做什么东西从零开始,喜欢将做出来的东西花时间认真改良。那里是我的店,是我的天地。而在教科书公司审稿期间,我绝对不曾品尝到这种快乐。——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六、任何人不久都将在无可避免无可救药的孤独中坠入这黑暗的深渊、这失却共鸣的岑寂中。——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七、世上有可以挽回的和不可挽回的事,而时间经过就是一种不可挽回的事。——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八、对她胸部的隆起,裙子里面的内容倒是怀有朦胧的好奇心的,但并不晓得那具体意味什么,不晓得那将自己具体引向怎样的地点。——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九、过去我也有美梦来着有幻想来着可不知什么时候都烟消云散了还是遇见你之前的事《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十、世上有可以挽回的和不可挽回的事,而时间经过就是一种不可挽回的事。也许,不负光阴就是最好的努力,而努力就是最好的自己。——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十一、这一段时间,对于等的人来说却是很难计算长度的。而且大概也很难计算重量——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十二、看你,有时觉得就像看遥远的星星.”我说,“看起来非常明亮,但那种光亮是几万年前传送过来的.或许发光的天体如今已不存在,可有时看上去却比任何东西都有真实感.”——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十三、说不定自己再也不能成为一个地道的人了。我犯过几个错误,但实际上那甚至连错误都不是。与其说是错误,或许莫如说是我自身与生俱来的倾向性东西。——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十四、西伯利亚臆病:太阳从东边的地平线升起,划过高空落往西边的地平线——每天周而复始目睹如此光景的时间里,你身上有什么突然咯嘣一声死了。于是你扔下锄头,什么也不想地一直往西走去,往太阳以西。走火入魔似的好几天好几天不吃不喝走个不停,直到倒地死去。《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十五、送走一个下午。——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十六、世上的事,有能挽回的有不能挽回的,我想。时间就是不能挽回的。到了这个地步,就再也不能挽回了啊。——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十七、痛苦的时候装出幸福的样子,这也不是那么难做到的事。——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十八、她的表情里有一种撩动人心弦的东西。那东西——当然这是事后回想时才感觉到的——带有肉欲意味,仿佛能把人心的薄膜一层层温柔地剥离下去。至今我仍清晰记得她那伴随着表情变化而细微地改变形状的薄唇,记得那眸子深处一闪一灭的隐约光亮。那光亮令我想起在细细长长的房间尽头摇曳不定的小小烛光。——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十九、我们需要有足以证明某一事件即是现实的现实,这是因为,我们的记忆和感觉实在过于模糊与过于片面的碎片,在很多情况下甚至觉得无法识别我们自以为认知的事实在多大程度上属于原原本本的事实,又在多大程度上属于"我们认知为事实的事实"。所以,为了将现实作为现实锁定,我们需要有将其相对化的另一现实——与之邻接的现实。而这与之邻接的另一现实又需要有将它乃是现实一事相对化的根据。进而又需要与又邻接的另一现实来证明它就是现实。这种连锁在我们的意识中永远持续不止,在某种意义上不妨可以说"我"这一存在是通过连锁的持续与通过维持这些连锁才得以成立的。可是连锁将在某处由于某个偶然原因而中断,这样一来,"我"顿时陷入困境。——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二十、如果说我和她之间有不同之处,那就是她远比我有意识地努力保护自己。讨厌的科目她也能用心学且取得很不错的成绩,而我则不是那样。不喜欢的食物端上来她也能忍着全部吃下,而我则做不到。换个说法,她在自己周围修筑的防体比我的高得多牢固得多,可是要保护的东西都惊人地相似。——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二十一、再孤独,不如死了好。——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二十二、活法林林总总,死法种种样样,都没什么大不了的。剩下来的唯独沙漠,真正活着的只有沙漠。——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二十三、很长时间里,我在自己心中为她保存了一块特殊园地。就像在餐馆最里边一张安静的桌面上悄然竖起"预定席"标牌一样,我将那块园地只留给她一个人,尽管我推想再不可能见到她了。——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二十四、追求得到之日即其终止之时,寻觅的过程亦即失去的过程。——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二十五、在此前的人生途中,我总觉得自己将成为别的什么人,似乎总想去某个新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在那里获取新的人格。迄今为止不知重复了多少次。这在某种意义上是成长,在某种意义上类似改头换面。但不管怎样,我是想通过成为另一个自己来将自己从过去的自己所怀有的什么当中解放出来。——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二十六、有形的东西迟早都要没影,但是某种情思将永远存留下去——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二十七、痛苦的时候装出幸福相。这不是那么难做到的事。——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二十八、刚刚好,看见你幸福的样子,于是幸福着你的幸福。——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在某种情况下,一个人的存在本身就要伤害另一个人。——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二十九、我想她并非胆小,只是性格上难以忍受自己陷入难堪。——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三十、你的事差不多都还记得。从铅笔的削法到往红茶里放几颗方糖。”“放几颗?”“两颗。”——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三十一、一旦情况别扭起来,这个别扭必然导致另一个别扭,如此越变越糟,怎么挣扎也无法从中脱身,直到有人赶来搭救。——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三十二、假如再也见不到她,脑袋肯定得出故障。她一下车,世界都好像一下子变得空空荡荡了。——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三十三、岁月这东西是要把人变成各种样子的。——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三十四、以为做什么只要全力以赴就会有所收获,然而最后往往是徒呼奈何。——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经典语录

三十五、克劳斯比那张是圣诞音乐唱片,我听起来却不管圣诞不圣诞。至今都觉得不可思议:居然那么百听不厌!——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三十六、然而此时此刻环绕我的一切无不显得死气沉沉、虚无缥缈,似乎所有的建筑都摇摇欲坠,所有街树都黯然失色,所有男女都抛弃了水灵灵的情感和活生生的梦幻.——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三十七、非常遗憾的是,某种事物是不能后退的。一旦推向前去,就再也后退不得,怎么努力都无济于事。假如当时出了差错——哪怕错一点点——那么也只能将错就错。“——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三十八、如此聊着,我们相当要好起来。从外表倒看不出来,其实她性格相当爽快。但我对她没有性方面的兴趣,我不过是想找人——无论是谁——说话罢了。而且我需要的是尽可能不咸不淡的交谈,是无论如何都不至于将我同岛本联系起来的交谈。——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三十九、它好比朦胧的梦幻。那里有高烧,有阵痛。——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四十、那是个彤云密布、天色暗淡的冬日午后,太阳光仿佛在勉强穿过沉沉低垂的云层时被削成了粉末。目力所及,一切都那么呆板迟钝,没有生机。——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四十一、我觉得身体深处掠过了甘甜的微痛。——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四十二、好怕的。”她说,“有时候觉得自己好像成了没壳的蜗牛。”“我也怕。”我说,“有时候觉得自己成了没蹼的青蛙。”——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四十三、黑暗中我想到落于海面的雨,浩瀚无边的大海上无声无息地,不为任何人知晓地降落的雨。雨安安静静地叩击海面,鱼们甚至都浑然不觉。”“我一直在想这样的大海,直到有人走来把手轻轻放在我的背上。”——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四十四、人这东西一旦开始辩解,就会没完没了辩解下去。——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四十五、在我走近世界的同时,世界也走近了我。——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四十六、我蓦然想道,自己迟早肯定还将在哪里目睹同样的风景。这就是所谓既视感的反向——不是觉得自己以往什么时候见过与此相同的风景,而是预感将来什么时候仍将在哪里与此风景相遇。——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四十七、她无疑是早熟的少女,无疑对我怀有作为异性的好意,我也对她怀有作为异性的好感。——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四十八、肯定是由于我喜欢不来那个年龄的男孩子。知道吧?那个年龄的男孩子都那么粗野,只想自己,脑袋里除了往女孩裙子里伸手没别的。一碰上那种情形,我就失望得不行。我追求的,是过去跟你在一起时存在的那种东西。”——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四十九、但我那时还不懂,不懂自己可能迟早要伤害一个人,给她以无法愈合的重创。在某种情况下,一个人的存在本身就要伤害另一个人。——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五十、只消一听无兄无弟,人们便条件反射般地这样想道:这小子是独生子,一定受父母溺爱、体弱多病、极端任性。而这种千篇一律的反应使我相当厌烦和受刺激。但真正使少年时代的我厌烦和受刺激的,是他们所说的完全属实。不错,事实上我也是个被溺爱的体弱多病的极端任性的少年。——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五十一、一码事,这个世界和那个是一码事。下雨花开,不下枯死。虫被蜥蜴吃,蜥蜴被鸟吃,但都要死去。死后变成干巴巴的空壳。这一代死了,下一代取而代之,铁的定律。活法林林总总,死法种种样样,都没什么大不了的。剩下来的唯独沙漠,真正活着的只有沙漠。——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五十二、一个人的人生归根结蒂只能是那个人的人生。你不可能代替谁负起责任。这里好比沙漠,我们大家只能适应沙漠。——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五十三、你在那里,”我说,“看上去在那里,然而又可能不在。在那里的没准只是你的影子,真实的你说不定在别的什么地方。或者已消失在遥远的往昔也未可知。”——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五十四、惟其介意才避免提及——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五十五、我们以站在那扇新门的前面,在若明若暗的光照下两人紧紧握住了手,十秒,仅仅十秒。——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五十六、她的表情里有一种撩动人心的东西,仿佛能把人心的薄膜一层一层温柔的剥离下去。至今我仍清晰记得她那伴随着表情变化而细微的改变形状的薄唇,记得那眸子深处一闪一灭的隐约光亮——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五十七、她照料的并非唱片,而大约是某个装在玻璃瓶里的人的孱弱魂灵。——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五十八、第三次幽会时,我吻了她。——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五十九、岛本如同藏猫猫的小孩子,尽管躲在深处,却又希求迟早给别人瞧见。——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六十、黎明时分,我终于放弃了睡眠。我把对襟毛衣披再睡衣外面,去厨房冲咖啡喝着。我坐在餐桌旁,眼望渐次泛白的天空。实在已有很久没有看天明了。天空尽头出现一道蓝边,如侵入白纸的蓝墨水一般缓缓向四面扩展。它竟是那样的蓝,仿佛汇聚了全世界大凡所有的蓝而从中仅仅抽出无论谁看都无疑是蓝的颜色用来划出一道。我以肘拄桌,有所思而无所思的往哪边凝望着。另一个新的一天开始了,至于这新的一天将给我带来什么,我却无从推断。”——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六十一、总之我是在必要情况下变得自私变得残忍的,就连本应细心呵护的对象我也可以找出冠冕堂皇的理由给予无可挽回的、决定性的伤害。我就是这样一个人。——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六十二、每星期有一两次我和她坐在沙发上,一边喝着她母亲端来的红茶,一边听罗西尼的序曲集、贝多芬的田园交响曲和《培尔·金特》

六十三、虽然我已不再孤独,却又深深陷入前所未有的孤独中。就好像生来第一次戴眼镜,无法把握物体的远近,远处的景物看起来近在眼前,本不该鲜明的东西历历在目。——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六十四、能强烈吸引我的,不是可以量化、可以一般化的外在美,而是潜在的某种绝对的什么。——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六十五、想必对他们来说,她是过于冷静而又自律了,可能有人还视之为冷淡和傲慢。但是我可以感受出岛本在外表下潜伏的某种温情和脆弱——如同藏猫猫的小孩子,尽管躲在深处,却又希求迟早给人瞧见。——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六十六、活法林林总总,死法种种样样,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剩下的惟独沙漠。——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六十七、她的名字叫泉。多么好听的名字啊!就像往里扔进斧头就有精灵冒出来似的。——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六十八、黎明前出门离开时,青山大街正下着细雨。我以疲惫不堪。雨悄无声息的淋湿了墓石般岑寂的楼群。——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经典语录

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介绍:

《国境以南,太阳以西》是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创作的长篇小说。该小说的男主人公初是一位在东京经营两家酒吧、和妻女一起过着幸福生活的成功人士。但是,他的内心里,始终有事业和家庭都填补不了的空洞,而重新遇见小学时的同伴岛本,似乎让他的内心充盈了起来。然而,岛本却不愿吐露自己的过去的一切,总是行踪不定,在该小说的最后,两人在箱根别墅度过了一夜后,岛本终于一去杳然、再无踪迹可寻了。

“我”总是在追寻“国境以南,太阳以西”的风景,最后却发现得到之日即终止之时,寻觅的过程亦是消失的过程。《国境以南,太阳以西》揭示了现代人精神上虚空主题。

以上是关于村上春树《国境以南太阳以西》经典语录的经典语录内容,由语录君网搜集整理分享。